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军情紧急
(感谢斌斌琦琦、我是声名者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拜谢了。)

崇祯九年七月三日,京师戒严。

京城多次戒严,原因都是一个,后金鞑子的侵袭。

可这一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比前几次的情况要危急很多。

后金武英郡王阿济格、贝勒阿巴泰率领十万后金鞑子,大举进攻,兵锋直指京城。

六月二十七日,阿济格、阿巴泰率领的十万后金鞑子,兵分三路,分别从喜峰口和独石口入关,沿途打败明军七次,巡关御史王肇坤战死,仅仅用了七天的时间,三路后金鞑子攻下延庆州城,在延庆州城会和,接下来,马不停蹄攻陷居庸关,朝着昌平县开进,昌平总兵巢丕昌开城投降,位于昌平的熹宗皇帝的陵墓被毁。

昌平距离京城只有七十里第,后金鞑子占领昌平县城之后,大军直逼京城的西直门下。

皇上大为惊慌,就在后金鞑子刚刚占领延庆州城的时候,命令太监李国辅守紫荆关、许进忠守倒马关、张元亨守龙泉关、崔良用守固关,接着又命令成国公朱纯臣巡视边关。

后金鞑子占领昌平县,兵锋直指京城的时候,皇上感觉到事态危机,命令文武大臣分守都门,命令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凤翼总督各处援兵,进京勤王,同时命令太监高起潜为监军,指挥进京勤王的各路大军。

遗憾的是大明军队患有严重的恐金症,尽管皇上下旨,尽管兵部不停的催促,尽管京城处于万分危急之中。可是驻扎在宣府、永平府以及蓟州的各镇军队,基本是按兵不动,他们不敢和后金鞑子作战,他们清楚,其中的安徽省这个时候去救援。被后金鞑子包围,那就是死路一条,不要说救援京城,自身都是难保。

何况后金鞑子多达十万人,有句俗话说的好,女真却不知为什么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其实后金鞑子根本无意攻打大明京城,阿济格领兵出发之前,皇太极专门叮嘱了,不要进攻守备严密的城池,专门攻打那些防卫松懈、城池不牢固的州县。这次后金出兵的目的,一方面是庆贺大清国的建立,展现大清国”容小古试探着:“我能不能去练练?给个机会的威武,另外一方面就是在京城周围不断劫掠,借机消耗明军的实力,让腊姐问她可好玩大明王朝更加的衰落。

阿济格和阿巴泰领兵入关,刚开始也是小心的,可随着明军的不堪一击和溃败。让阿济格和阿巴泰的胆子大了,没有什么顾忌了,他们占领昌平之后。大摇大摆的剑指大明京城,不过是想着看看周遭明军究竟是什么表现。

屯兵大明京城的西直门下,让他们内心更是有底,这一次的入关,尽可以毫无顾忌了。

紫禁城,乾清宫。

皇上脸色发白。神情肃穆,看着站在在下面的文武大臣。

五月底到六月初。内阁次辅文震孟和辅臣林钎相继病逝,这让皇上有些猝不及防。也想到了会推阁臣的事宜,可惜尚未来得及真正的操作,后金鞑子入侵的消息就传来了,让皇上根本没有机会考虑会推阁臣的事宜了。

圣旨早就发下去了,眼看着后金鞑子准备进攻京城,却看不到前来勤王的军队,这让皇上内心冰凉,截至目前,皇上得到的增援消息,唯有一宗,那就是领兵部尚书衔、宣大总督洪承畴,派遣大同总兵王朴驰援,和后金鞑子相遇,双反展开厮杀。

可仅仅是这一路的援军,于事无补,后金鞑子十万大军,王朴不可能抵抗。

铁一般的整日躺在床上事实摆在面前,让皇上愤怒和无奈。

内阁首辅温体仁对发生的一切,也是茫然无措,京畿周遭的军队,全部都接到皇上的圣旨了,可唯有大同方向派兵驰援,其余的军队没有丝毫的动静,此刻守卫京城的是京营和锦衣卫,包括朝中的文武大臣,可这样的情形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最终还是要依靠军队赶走后金鞑子,堂堂大明的京城,居然屡次被后金鞑子攻击,这不能够说不是悲哀。

山海关驻扎的明军,包括大同方向驻扎的我下线了啊明军,都是不敢大规模抽调的,后金鞑子已经征服了草原察哈尔部落,大同和山海关全部都成为名副其实的边关,一旦从这两个地方抽调大军,必然导致边关空虚,后金鞑子就会有更t下!书!网下?^书?网第31章:八百万填坑黄婉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大的动作了。

特别是山海关,驻军是决不能够抽调的。

温体仁和张凤翼、高起潜商议了好几次了,看看抽调什么地方的军队进京勤王,让寺庙里香火断绝思来想去,唯有抽调正在剿灭流寇的郑家军了。

郑家军剿灭流寇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抽调,无疑会给流寇喘息的机会,但事已至此,京城都出现危险了,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滴,温体仁开口了。

“皇上,臣建议,抽调郑家军进京勤王。”

温体仁话语刚落,钱士升跟着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不妥,郑家军尚在四川,距离京城千里之遥,时间上来不及。。。”
钱士升的话语尚未说完,温体仁接着开口了。

“钱大人,那请你说说,面对如今的情形,该当如何。”

温体仁的确有些愤怒了因而都是单线联系,东林党人和郑勋睿之间水火不容,他本不想插手其中,可只要是提到了郑勋睿,不管商议什么事情,东林党人总是找到这样那样的理由,对郑勋睿表示反对,特别是在文震孟去世之后,这样的趋势更加的强烈,要知道京城已经被后金鞑子围攻,如此紧张危险的局势下面,东林党人居然还在热衷于党争。

钱士升看了回了家里她不做饭不做家务看温体仁,哑口无言,他当然想不到很好的办法,只是听到郑勋睿的名字之后,情不自禁的表示了反对,而且就在十多天之前,他还弹劾了郑勋睿,理由就是郑勋睿没有在六月份之前剿灭流寇。

侯方域和张溥等人先后找到了他,说到了内阁大臣的事宜,钱士升对侯恂入阁是举双手赞同的,也私下里和温体仁交换了意见,虽说温体仁没有表示赞同,但也没有反对。

钱士升知道自己这次的开口,过于莽撞了,所以低下头,不再说话。

皇上可能也想到了这点,看着钱士升开口了。

“钱爱卿,既然认为郑家军距离”“去宫那里上班你给问了没有?”双桃问京城太远,无法增援,那就提出来解决找他的那些烂书本子的办法吧。”

皇上的语气很是不好,这让钱这样的大字报重复出现了多次士升更加的惶恐,无奈开口解释了。

“皇上,臣谁享有这座富丽堂皇的别墅呢?或者说谁才配是它的主人?后来夏妆从宋小勇颐使气指的举止言行和人们对宋小勇敬畏的态度只是觉得郑家军距离京城太过遥远,远水解不了近渴,再说郑大人负责剿灭流寇,六月份之前并未能够彻底剿灭流寇,违背了圣旨,本就该受到责罚的。”

还没有等到温体仁开口,皇上再次说话。

“钱爱卿,朕问你如何应对后金鞑子。”

乾清宫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沉闷了,钱士升自然是回答不上来的,这不是他主管的事情,他自然没有什么说的,可他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反驳意见,导致皇上发怒了。

还是张凤翼开口,打破了沉寂。

说:“你还是贼心不死“皇上,臣以为,可以调遣郑家军进京勤王,至于说剿灭流寇的事宜,臣建议湖广巡抚卢象升大人暂时负责。”

张凤翼毕竟是兵部尚书,能够提出具体的建议,当然他也清楚,这个时候抽调郑家军进京勤王,肯定会影响到剿灭流寇的事宜,但流寇已经是垂死挣扎,不足为惧了。

皇上看了看低下头的钱士升,慢慢开口了。

“内阁即可票拟,督促郑勋睿率领郑家军进京勤王,至于说剿灭流寇事宜,暂由湖广巡抚卢象升负责,敕封卢象升为兵部右侍郎,负责剿灭流寇事宜,擢升陕西布政使司左参议文震亨为陕西巡抚,兼任左佥都御史。”

皇上慢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钱士升脸色发白,这里面的意思这在那个山区小镇,他当然是清楚的,郑勋睿举荐文震亨为陕西巡抚,他一直都是反对的,毕竟巡抚是封疆大吏,文震亨不过是监生的身份,出任一方巡抚,说不过去他上班的时候还平均一天二十块钱工资,但在这个关键时候,皇上突然做出决定,说明皇上早就想清楚了,这也意味着郑勋睿的职务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总应该有一种勇于献身的精神要变动了,五省总督不过是临时性的职务,负责剿灭流寇的,所有对叶赛宁的恶心和怨恨看皇上的安排,卢象升马上就要兼任五省总督了,不知道郑勋睿下一个职务,究竟是什么。

离开乾清宫,回到文渊阁。

温体仁对着张凤翼开口了。

“张大人,本官以为,后金鞑子是不会进攻京城的,这一点皇上也是心知肚明,可京畿之地,乃是我大明重地,若是任由后金鞑子肆掠,朝廷颜面何在,内阁刚刚得到消息,后金鞑子已经撤兵,兵分两路,朝着良乡和顺义方向而去了,张大人与高公公明日就要离开京城,指挥各路援军抗击后金鞑子,本官只有一个方面需要强调,各路大军不能够畏惧后金鞑子,若是一味退缩,京畿之地将成为一片瓦砾。”

张凤翼点点头。

“大人的嘱托,下官记下了。”

看着张凤翼离去的背影,温体仁微微摇头,他知道目前的局面之下,张凤翼也没有办法,京畿之地的军队,根本不是后金鞑子的对手,后金鞑子屡次入关劫掠,去岁从宣府入关劫掠,已经让京畿之地的各路明军胆战心惊,没有谁敢于和后金鞑子正面抗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