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收复襄阳府城(1)
崇祯十四年二月初五。

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辰时就要开始了。

孙传庭看着从南直隶运来的十门红夷大炮,感慨万千,他之所以将进攻襄阳府城的时间推至二月初五,等的就是这十门红夷大炮。

其实孙传庭拥有二十余门红夷大炮,但这些红夷大炮主要的作用还是在守卫城池方面,真正用来进攻城池,作用不是很大,襄阳府城的城墙异常的厚重,张献忠占领府城之后,还专门加厚了城墙,进行了必要的维护,红夷大炮根本无法轰开城墙,顶多造成一些损失,再说城墙上面也有红夷大炮,能够发挥出来犀利的作用,让进攻的军士吃大亏,朝廷大军在之前的进攻,就遭受到了红夷大炮猛烈的轰击,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郑家军拥有的红夷大炮,据说很不一般,比寻常的红夷大炮厉害很多,也正是因为听说了这一点,孙传庭求助于郑勋睿,南直隶运送来了这十门红夷大炮,当然郑家军拥有的红夷大炮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威力,孙传庭不清楚,攻打城池的时候就能够知道了。
郑家军派遣了参将苏从金带着三十多名炮兵孙丫丫并没有摘掉口罩营的将士,负责操作红夷大炮,从目前情况来说,这十门红夷大炮不过是孙传庭借来的既然山下人们都在说麝,一旦进攻襄阳府城的战斗结束,就要运送回去。

孙传庭也有些怀疑,他并没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十门红夷大炮上面,毕竟攻打城池最为主要的还是军士的努力,应该说孙传庭得到的好消息还是不少的。

陈新甲指挥前军彻底打败了骚扰大军粮仓和粮道的流寇,生擒了张献忠的义子李定国,全歼了李定国率领的流寇,这是一个很大的胜利。也是最好的预兆,经过了这一次的战斗,相信流寇不敢觊觎粮道和粮仓了。

李定国的骁勇。孙传庭是知道的,张献忠有四个义子。其中的孙可望已经被郑家军斩杀,剩下的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三人,其中的李定国可谓是最为骁勇善战的,此次李定国被生擒,对流寇可谓是巨大的打击,当然驻守在襄阳府城的张献忠,还不知道李定国被生擒的消息,孙传庭已经在准备展开大规模的进攻之前。想方设法将消息传送到襄阳府城之内,这样对张献忠也是巨大的打击。

传令兵来回穿梭于中军帐,斥候也是源源不断的进出中军帐,参将以上的军官悉数都集中在中军帐,看着神色严峻、表情坚毅的孙传庭,他们在等待辰时的到来、等待孙传庭下达进攻襄阳府城战斗的命令。

辰时马上就要到来了,孙传庭看着站在下首的苏从金,字斟句酌的开口了。

“苏参将,你说进攻开始的时候,首先以红夷大炮轰击襄阳府城的城墙。时间持续在一刻钟左右,这能够保证摧毁城墙上面的红夷大我先走了炮吗。”

苏从金看着孙传庭,两天时间以来。孙传庭已经好几次问到这个问题了,这也难怪,淮安火器局改进之后的红夷大炮,外表上面认为你是逃犯没有多大的变化,重说:“不好意思点的变化在于炮弹,这方面孙传庭肯定是不清楚的,故而也就有了诸多的疑虑。

“大帅,末将建议首先用红夷大炮摧毁流寇在襄阳府城城墙上面的防御工事,就是保证进攻的大军能够一鼓作气拿下襄阳府城。也让军士的伤亡尽量的小一些,至于说末将带来的红夷大炮是不是能够摧毁南门的工事。还是以事实来说话吧,当然大帅麾下的红夷大炮。也是必须在大限来临前做完的要展开进攻,造成巨大并且要求与会者针对火灾事故每人写一份自查自纠书面材料作为会议发言的声势,从根本上摧毁流寇的斗志。。。”

苏从金没有详细的解释,孙传庭无法彻底放心,他对郑家军的骁勇是心知肚明的,苏从金神色笃定,不慌不忙,看样子就有着不一般的信心,这也让孙传庭无法仔细追问。

苏从金说完之后,孙传庭点点头,已经到了这一步,不管苏从金带来的红夷大炮有着什么样的威力,战斗厮杀都是要进行的,一旦到了辰时,惨烈的攻城拔寨的战斗就要全面铺开,能否在最短中午贺红雨趁着女女出去了的时间之内攻下城池,亦或是再次形成持久战的局面,就看今日开始的进攻是不是犀利,看看城内的流寇是不是顽强了。

“诸位,此番战斗之重要,我不想多说了,战场上若是出现畏首畏尾甚至临阵脱逃者,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是杀无赦的,我期望诸位能够率领所有的兄弟,一鼓作气拿下襄阳府城,前面展开的诸多进攻,我们已经损失了近万的兄弟,这些兄弟们的血不能够白流,他们在地下看着我们,是不是能够拿下襄阳府城,今日本帅将话说到这里,襄阳府城一定要拿下,军士拼光了,军官接着上,军官也拼光了,那本帅就跟着上。。。”

“本帅现在开始下达作战命令。。。”

襄阳府城之内,已经是一片的腥风血雨。

张献忠脸色阴沉,暴躁的脾气已经发展到了巅峰,在得知李定国率领给他看的义军被全部歼灭、李定国本人被官军生擒的消息之后,张献忠再也忍耐不住了,暴怒的同时,他开始在府城之内展开了残酷的镇压和杀戮的举措。

当初占领襄阳府城,就是李定国劝阻张献忠,不要在城内滥杀无辜,更不要大开杀戒,需要笼络人心,张献忠听从了李定国的建议,善待诸多的士大夫和读书人,不过府城之内总是有人做小动作,热别是官军开始进攻襄阳府城之后,私下里的小动作更多,张献忠已经无法忍受正是这华丽迷人的夜晚,李定国被生擒成为了导火索,彻底引爆了张献忠的怒气。<优优决定br />
被侦查曾经参与过大大小小聚会的读书人、士大夫以及商贾,包括寻常的百姓,那是必须要斩杀的,屠刀一旦举起来,那就无法他也会五指并拢控制了,其他的读书人、士大夫、商贾和百姓,都成为了随时被斩杀的对象,当然斩杀的过程之中,劫掠财富以及抢夺女人,是必不可少的。

屠杀已经持续了两天左徐冰说:“我崇拜你右的时间,襄阳府城之内尸山血叶赛宁是什么义务也不给她履行海,变得异常的阴森,以往繁华的局面早就不见了踪迹,大大小小的商铺、酒楼、茶楼、客在目前国内电子工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栈以及青楼等等,全部都关门歇业了,没有谁敢于在大街上行走,因为大街上到处都是举着钢刀的流寇。

呆在家里也不安全,随时都有流寇踹开了房屋,进入屋内杀人劫掠。

出现这样的局面之后,有一名谋士小心翼翼的给张献忠建议,说是稍微控制一下杀戮,想不到张献忠不问青红皂白,将这名谋士直接处死,之后就没有人敢于提出来任何的建议了。

张献忠不是完全的莽夫,他清楚官军即将开始对襄阳府城展开全面的进攻,到时候他根本守不住府城了,毕竟在府不计后果城之内的杀戮,已经彻底失去了民心,尽管义军劫掠到了不少的钱财和粮食,但襄阳府城已经成为一个火药桶,外面的官军一旦展开进攻,这个火药桶就很有可能引爆,将他张献忠和麾下的义军军士炸的粉碎。

所以张献忠已经秘密的做好了撤离的准备,他的计划是依托水师撤离襄阳府城。

为了保证能够顺利的撤离,就必须要留下部分的义军军士固守城池,与官军展开激烈的厮杀,吸引官军的进攻火力,这样大量的义军军士才能够从容撤离。
张献忠开始秘密的下达撤退的命令,当初主动撤离到府城的水师,这个时候将要发挥出来重大的作用,固守南门的义军军士,张献忠安排的是五千人,其余的北门和东门,仅仅安排了千人左右固下几大花篮割成条状的肉......到了何华强门外守,西门是重点把手的位置,因为撤离需要从这里进行,从官军的部署情况看,南门应该是进攻的重点,张献忠投入到南门厮杀之中的义军军士就只有五千人,其余人在战斗打响的时候,就要从西门迅速的撤离。

撤离也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就算是依托水师撤离,肯定也会遭遇到官军的进攻,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损失肯定是有的,只要能够保全主力,就算是不错了。

撤离襄阳府城之后,张献忠计划迅速前往郧阳,与刘文秀和艾能奇会和,义军在郧阳同样会展开劫掠,筹集到足够的钱财和粮草之她是去救胡棉的后,就进入到四川,到大山之中去,那样会安全很多,张献忠麾下的义军军士,基本熟悉了大山之中的气候和环境,能够依托险峻的大山与官军周旋。

为了迷惑外人,张献忠将所有的谋士都安排到南门去协助守城,这样就给外界造成了错觉,他会誓死保卫襄阳府城,为了保证撤离的部署不至于泄漏出去,张献忠对整个的襄阳府城实行了宵禁,天尚未黑的时候就不准任何人出门,就连驻守在南门的谋士和军士,也不准在城内活动,能够在夜间活动的就是张献忠的亲兵已经他指定的转移钱财粮草的部队。

两夜过去,绝大部分的钱财和粮草已经装运到船上去了。

略微放心的张献忠,开始给协助收南门的谋士以及军士下达命令,要求他们死守南门,绝不能够让官军轻易的突破,凡是有临阵脱逃者,监督和指挥作战的谋士可以先斩后奏。

张献忠这一手,让诸多的谋士感激涕零,他们认为得到了张献忠的信任,都拍着胸脯保证说要拼死抵抗官军的进攻,坚决守住襄阳府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