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紧急奏折
陕西巡抚吴甡有些支持不住了,他是正月初就任陕西巡抚的,当时延绥一带大规模的饥荒,再次出现人吃人的情况,吴甡带着十万金前来赈灾,让西安推官史可法负责赈灾的事宜,随后他没有能够回到京城,被朝廷任命为陕西巡抚,留在了西安。

上半年的情况稍微好一些,肆掠陕西的流寇纷纷投降,归顺了朝廷,但是从六月份开始,所有归降的流寇,全部开始造反,导致原三边总督杨鹤被免去职务,原延绥巡抚洪承畴出任三边总督,大规模的围剿战事再次开启,这对于陕西各地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
本来就缺乏粮食,可还要供给大军,这让巡抚衙门收到的奏折如雪片一般,各地的知府纷纷向巡抚衙门告急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吴甡只能是干着急,他也变不出来粮食和银子。

郑勋睿出任延安府知府,出乎了吴甡的预料,堂堂的状元、翰林修撰,而且是三元及第,怎么会到陕西这个鬼地方来,按说本前途可不是这样的选择,接到朝廷邸报之后,吴甡不是很高兴,他从邸报里面读出来了意思,郑勋睿就任延安府知府,好像不受巡抚衙门的节制,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延安府是重灾区,可谓是陕西最穷的地方,穷山恶水出盗贼,流寇的首领,绝大部分都是延安府出来的。

随着流寇朝着山西转移,吴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开始给朝廷写奏折,无非是叫穷的,恳请朝廷救济,可惜这些奏折都是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什么救济,一切都要靠自己。

闰十一月的大雪,让吴甡有了灭顶之灾的”说完感觉。

连续四年的灾荒,人口锐减,百姓已经无法承受,朝廷的救济迟迟不能够到位,偏偏这个时候,一场罕见的大雪来临了,这对于百姓来说,等于是死亡深渊。

不出吴甡所料,各地知府的奏折,再次如同雪片一样飞来,都是告急的,很多地方冻死的人都堵住道路了,官府实在是清理不过来了,恳请巡抚衙门救济。

诸多的奏折之中,唯独没有延安府的奏折,难道说延安府没有什么事情。

吴甡知道郑勋睿是有本事的,可一点都不看好,尽管说郑勋睿是殿试状元,不过当初到延安府就任知府的时候,吴甡是不感冒的,特别是得知郑勋睿是内阁次辅徐光启的学生之后,认为郑勋睿到延安府来,不过是获得资历,恐怕几个月的时间,就要离开的。

后来郑勋睿用雷霆手段,斩杀流寇神一魁和不沾泥张存孟,更是斩杀了紫金梁王自用,这让吴甡刮目相看了,特别是斩杀紫金梁王自用,郑勋睿很是低调,没有向朝廷表功,兵部追问的时候,郑勋睿的答复是这是知府应该做的事情,本地出现了流寇,知府斩杀流寇维持稳定,理所当然,这让吴甡刮目相看了。
不过这场大雪,延安府也应该是遭受灾害的地方,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奏折,难道说郑勋睿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要说这个郑勋睿,也是非常倔强的,刚刚就任知府,就给州县衙门下发告示了,不再提供剿匪大军的粮草,这样的告示,吴甡都不敢下发,这岂不是意味着朝廷大军不会在延安府剿灭流寇了,好在流寇转移到山西去了,陕西各地太穷了,流寇都难以维持了。

延安府没有求救的奏折,吴甡虽然觉得奇怪,可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命令巡抚衙门平常的官吏,整理给地的奏折,会同布政使司,联合写出来恳求朝廷救济的奏折,这一次的奏折,巡抚衙门和布政使司同时在上面盖上大印,而且还附注了一些知府的奏折,表明陕西的灾情是非常严重的,丝毫不亚于年初的情形。

吴甡不知道这次是不是有希望。

奏折从那以后送出去之后,吴甡召见西安府推官史可法。

吴甡很赏识年仅三十岁的史可法,尽管说史可法只是从六品的推官,他从史可法的身上,感受到了朝气,这是很难得的。

听闻巡抚大人召见,史可法迅速赶来了。

“下官拜见巡抚大人。”

“史大人,不必拘礼,坐下说话。”

史可法坐下之后,吴甡叹了一口气,开口了。

“陕西可谓是灾祸连连啊,特别是延绥、庆阳和西安府一带,本来稍微平息了一下,谁知道听到了二狗的老爹苍老的哭喊声此次的大雪,各处都受灾,就连陕西行营,求救的奏折都到巡抚衙门了,本官是真的没有想到啊,真不知道这灾荒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天灾不是人力所能控制,大人殚精竭虑,下官看在眼里,大人是尽力了。”

吴甡苦笑着摇头。

“尽力无用啊,要看有没有效果,对了,本官有一件事情很是奇怪,延绥一直都是陕西受灾最为严重的地方,特别是延安府,此次的大雪,延安府一定是遭受灾害的,”可是她没法说不是而且其承受能力,远不如其他地方,为何此次没有看到奏折,难道是出现什么意外了。”

史可法看着吴甡,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不好说什么。

“延安府的郑知府,年少有为,上任之后,也是做了一些事情的,特别是在剿灭流寇方面,威名远扬,让流寇不敢随意进入延安了,本官很是看好,听闻这个郑知府,今年不过十七岁的年纪,真乃自古英雄出少年,可此次是天灾,难道郑知府想到了果然什么办法应对吗。”
史可法不得不开口了。

“大人,下官以为,还是应该派人到延安府去看看。”

吴甡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史大人,难道你没有看过邸报吗,郑知府到延安府,很多的事情,本官都是不好过问的,此次延安府没有奏折,本官若是过问了,引发议论了,可不好应对。”

“大人,下官以有女人马上就哭出声来了为,朝廷的邸报,只是表明郑知府有着临机专断的权力,并非说不受巡抚衙门和布政使司的节制,陕西此次出现雪灾,延安府没有奏折,大人关心延绥一带的情况,这是正常的,其实郑知府应该是上奏情况的,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不应该瞒报的。”

史可法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带有一丝不满的,尽管说郑勋睿是四品知府,更是殿试状元、翰林修撰,比他的品阶高很多,可毕竟年轻,只有十七岁的年纪,没有多少从政的经验,难道能够抗击天灾,这似乎不大可能。

吴甡听出来了史可法的怨气,史可法已经三十岁了,崇祯元年的进士,不过是西安府从六品的推官,郑勋睿十七岁的年纪,已经是四品的知府,两相比较,束的布腰带差距也太大了,可以预料,两人今后的仕途,也不再一条线上面。

“史大人言之有理,本官也有这样的想法,西安府城距离延安府城六百二十里地,路途不算是很远,不过刚刚遭遇大雪灾情,道路难行,你是崇祯元年的进士,本官想着委托你前往延安府一趟,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史可法连忙站起身来了。

“下官遵命,不知道大人还政府办副主任才只是一个副科级千部有什么要求。”

“沿途肯定是很辛苦的,史大人此去,一定要见到郑知府,路上不要作过多的停留,若是遇见灾民了,予以抚慰,你此去要经过宜君、中部、洛川、鄜州、甘泉等地,若是有可能,从延安府回来的时候,看看这些地方的情况。”

稍稍停顿了一下,吴甡再次开口了。

“郑知府年轻,你见到之后,不要有什么言语上面的刺激,掌握情况就可以了,至于说事情如何处理,本官来做决定。”

史可法一一答应下来,离开巡抚衙门后,迅速去准备了。

吴甡给西安知府写去了一封信函,史可法是西安府的推官,不是他直接的属下,他还是有必要给西安府的知府说说你不该给自己留下遗憾,这是礼貌的问题。

史可法准备很是迅速,我们应该找捷径巡抚大人安排的事情,他是高度重视的,正月的时候,巡抚大人到陕西来,负责赈灾,当时赈灾的事宜,就是他直接负责的,因为赈灾得力,他得到了巡抚大人的赏识,后来又做了一些省委如果选出一个非职务常委事情,这样和巡抚大人熟悉了,几次交谈之后,巡抚大人透露出来举荐他到京城户部做主事的意思,史可法当然是高度重视的。

他只是西安府从六品的推官,不算什么,想要进入京城,无人推荐可能性是不大的,巡抚大人吴甡原来是京城的御史,身份尊贵,因为赈灾的事宜,被任命为陕西巡抚,在朝廷是能够说上话的,有吴甡的推荐,他到京城的可能性是很确定的。
<服装档次较高br />户部主事是正六品的官阶,他“不值一提的等于是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拔,再说京官和地方官有着很大的不同,京官的身份尊贵,发展的空间大,六品的京官,和六品的地方官,是没有可比性的,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这样的机会,史可法一定要抓住,此次巡抚大人派遣他到延安府去,肯定是想着弄清楚真实的情况,所以他特别仔细,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一定带回来最真实的情况,若是因为这样,得罪了那个强势的郑知府,那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