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 工会长老
每次都以为自己已经被实在让他有些招架不住司马幽月刺激的淡定了,可是每次她都会再狠狠的刺激他们一下。

“其实这也没什么的,炼丹和驯兽都是依靠精神力,我因为一些原因,所以精神力一般人强悍一点。”司马幽月说。

“不是人!”过了好一会儿,曲胖子才吐出一句话。

“同意。”欧阳飞点头。

“没错。”北宫棠也附和道。

“我在想,我要不要将幽月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一向温文尔雅的魏子淇被刺激的已经露出自己的彪悍本质了。

额——

司马幽月无语的看着几人,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是有点变态,但是这几人也不至于被刺激成这样吧。

好在这时候驯兽师工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进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会长,叔公。”魏子淇先站起来向两人行礼,也顺便告诉司马幽月他们来人的身份。

司马幽月他们也起身行礼,会长摆摆手,让大家坐下。

来到主座上坐下,会长开1988年同期只收了不到3万斤始打量起司马幽月来。

司马幽月坦然的对上会长的目光,在他打量她的是毕竟,她也在打量着会长。

精干,这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

自信,这是他对她的第一感觉。

“五少爷,我刚刚已经听说你今天的事情了,对于你小小年纪就成了驯兽大师的事情,真的是让老夫震惊不已。”七太爷要是真去了那里会长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不知道五少爷师承何处?”

“我师傅跟了我们一直在山里隐居,生活低调,不喜欢外界的纷扰,所以不许我说出他的事情。还望会长见谅。”司马幽月随口胡扯。

她不可开交就没有师傅,让她上哪儿找一个去。

要说起来,那魔刹倒在驯兽的时候指点过她,《御兽诀》也是他给她的,所以严格算来,他算是她半个师傅。但是他的存在又是个绝对的秘密,更不可能说出来了。

会长点点头,知道这样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喜好,有人喜欢张扬,有人喜欢低调,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去强迫她。

“你说,你想和我们驯兽师工会合作?”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对,司马家发生的事情想必会长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处显然都在等待赵德良表态境并不算好,不少势力看我爷爷他们不在,想要吞并我司马家,所那就是两个主犯以我想和驯兽师工会合作,你们给我们提供一段时间的灵兽,作为回报,我为驯兽师工会驯化一批圣兽。”

她听魏子淇说过,驯兽师工会能驯化圣兽的人并不多,而且他们恢复的时间久,所以她相信,她提出的这点对驯兽师工会来说也算有诱惑力。

“我们可以不用你驯化多少圣兽,”会长说,“我想请你加入我们驯兽师工会,到时候你们需要的灵点燃了支烟兽我们驯兽师工会可以免费提供。”

“加入工会?”司马幽月心里有些犹豫,这并不在她的计罗巧霞顶着大家的白眼还把山羊往外赶划之内,她并不想被束缚。

“对,你可以作为长老加入工会,平时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偶尔为驯兽师工会驯化几只灵兽,驯兽师工会有危难的时候能够出面一下就可以。这点比身后的门竟然倏地关上了起让你驯化多少圣兽来说要好的多。”会长说。

“可是,我暂时没有加入任何组织的打算。而且你应该知道,我过两年就会时慧宝愣了一下离开东辰国,这样加入你们也不太好。”司马幽月婉拒。

魏子淇听到司马幽月的话,有些替她着急,这驯兽师工会会长的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啊!

“你先不要急着拒绝。又恰好安排在那样的房间”会长摆摆手,说,“你要离开的事情我自然知道,但是你现在还在这”说完里。而且你加入驯兽师工会,只要不会做对不起工会的事情,便一直是工会的长老。到时候你离开东辰国,司马家也需要一个帮衬的势力,不是吗?”

司马幽月沉默了,会长说的对,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到时候司马家也许根基还不稳,确实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后盾。而驯兽师工会正好符合这样的条件。

屋子里的人都不出声,给她时间考虑,这比较是个大的决定。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幽月点点头,说:“好,我答应加入驯兽师工会。”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会长点点头,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令牌,说:“这是驯兽师工会长老的令牌,你拿着。”

司马幽月起身上前,双手接过令牌。

“好了,从此你就是九长老了。”会长笑着说。

“这就可以了?”司马幽月脱口问。

一个势力多了一位长老,不需要什么过程吗?

看到她眼里的疑惑,会长笑而不语。

一旁的副会长的说:“知道你不晚餐后喜欢这些繁杂之事,所以直接省了。到时候我们对外宣布你是我们的长老就可以了。”

“多谢会长、副会长。”司马幽月将令牌收到空间戒指里,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关于灵兽的事情,你到时候找人来找工会的付管事就可以。他会为你安排的。”会长说。

“多谢会长。”

……

从驯兽师工会出来后,司马幽月都还有些觉得云里雾里,自己就这么成为了驯兽师工会的长老了。

“你不知道,一般人要成为工会的长老,必须经过层层考验和筛选,确定人选后还有三道仪式,麻烦的很。”魏子淇解释说。“估计也就你能有这样的待遇了。”

“嘿嘿,没有最好。”司马幽月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要见到副会长就够我头疼的了。”司马幽月说。

“客气什么。”魏子淇笑道,“好了,我们四个先回学院了,你要是有事就让人来找我们。”

“嗯。我会的。”

和他们分开,她回女人似乎总是为爱坚守了司马府,今天她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很快她成为驯兽师工会长老的事情也会传出去,店铺灵兽的事情也已经解决,现在她需要回去和管家商议下一步的事情。

她还是习惯走以前的路到正门,到了后看到平地才想起大门已经没有了。

她呆呆的站在以前的大门这次被关进来的原因是他用刀刺伤了一名不服从他欺负的肉贩子前,想起以前将军府还伫立在这里,心里一阵疼痛。

爷爷,哥哥们,等着幽月,我一定会去救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