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定鼎京城(2)
顾君恩脸色苍白、身说是造房子的料作全弄舒齐了体颤抖的坐在椅子上面,足足一刻钟时间没有开口,坐在他右边的李过,脸上显露出来的是愤懑的神情,两人都没有想到,郑家军居然攻入京城了,之前他们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片石和山海关之战,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难不成郑家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事实已经如此,驻守在京城外城的四万五千大顺军军士,被郑家军打败了,内城仅有五千大顺军军士,而且主要守卫的是紫禁城。

凭着五千大顺军军士,想要抵御外城的郑家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加要命的是,大顺军在一片石和山海关的战斗之中失败了,这也表示顾君恩和李过期盼得到的增援不存在了,郑勋睿信函之中,的确有书信,要求李过和顾君恩做好准备,收拢所有的黄金白银,做好撤离京城的打算。

郑家军能够占领京城外城,说明早就做好了准备,行动是隐秘的。

顾君恩心目之中的担心终于出现,郑家军在最关键的时候挥师京城,一切都拿捏的那么准确,丝毫不差,郑勋睿究竟是如探头才能说话何可怕的人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距离郑勋睿限定的时间愈发的近了。

尽管李自成率领大军离开京城的时候,表面上是委托顾君恩负责京城的一切事物,但真正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李过,这一切顾君恩和李过是心知肚明的。

“顾先生,害怕了。”

李过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顾君恩的脸上浮现出来红潮。

他对李过早就有意见了,李自成进入京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整天守候在李自成身边的,就是这个李过,李自成的变化与这个李过肯定是有关系的。

李过是李自成的亲侄子。李自成的亲人已经不多,故而特别看重这个李过。前期之所以没有让李过出头,也是从保护的角度出发,占领京城之后,李自成立刻显露出来对李过巨大的信任,这种信任的程度远远超过了顾君恩和刘宗敏等人。

“李大人,京城的一切事宜都是你负责的,你说该怎么办。”

“都说郑勋睿厉害,我就不相信了。我看死守内城,等待闯王援军的到来。”

“大军在山海关已经遭遇到失败,闯王的信函也来了,如何驰援京城,再说了,郑家军既然占领了外城,鲜丽却不艳俗那就一定是大军压境,难不成李大人还准备让闯王遭遇到郑家军的伏击。”

李过的脸稍稍红了一下。

“闯王不可能失败,这都是郑勋睿蛊惑人心的,我们只要牢牢守卫内城。就一定能够等到闯王回来。”

顾君恩愕然,看着李过,想不到这个时候了。李过居然如此的顽固。

很快,李过再次开口说出来的话语,让顾君恩也忍不住了。

“顾先生,你是不是想到闯在活着的这一世就可以走到了王在山海关战败了,就准备投靠郑勋睿了。。。”

这句话对于顾君恩来说,是极大的就瞎了侮辱,当年顾君恩跟随李自成鏖战的时候,李过不过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十几年过去了。不管义军遭遇什么样的打击和挫折,顾君恩不离不弃的跟随在李自成的身边。越是危急的关头,顾君恩越是能够发挥出来自身的优势。帮助李自成和义军化解危险。

想不到李过轻易就说出来这样然而的话语了。

顾君恩站起身来,冷冷的开口了。

“李大人,我顾君恩跟随闯王征战十余年,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处境,都是尽力克服困难的,想不到李大人居然怀疑我背叛闯王,这还真的是笑话了,既然李大人如此说,那肯定是有应对目前处境的办法了,我就不需要操她没想到朱锦辉会找她心了。”

说完之后,顾君恩抬厨房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冬冬在干吗脚朝着门外走去。

“站住,顾先生,危急时刻,任何人都要听从我的命令,这个时候,还是请顾先生呆在屋子里的好。”

李过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有几个军士守在了门口。

顾君恩脸上瞬间没有了表情我也喝得头晕眼花,他压根没有想到,李过不仅仅怀疑他会背八尺门海堤刚满二十五岁叛闯王,而且举措之间,对他已经不信任了,想不到自己的小弟头脑如此复杂:“你行这样的奇耻大辱,顾君恩根本没有想到他当然懂得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不过此刻的顾君恩,已经没有办法了,李自成离开京城的时候,将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李过,那就是军权,李过可以调动京城之内的军队。

顾君恩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

这也是顾君恩与李过都明白、京城实际上是李过控制的理由。

慢慢坐下的顾君恩,不在开口说话,他知道一切都完了,郑家军能够如此之快的拿下外城,就有着足够的把握拿下内城,到时候所有的希望都失去了,顾君恩倒是不准备离开京城,他考虑与郑勋睿谈判,表面同意献出内城,暗地里派遣军士潜出京城,迅速去向李自成禀报京城的巨变,就算是大顺军在山海关战败了,至少也能够得知京城的局势出现重大变化。

顾君恩感觉到的是悲凉,本来以为义军占领京城之后,力量会迅速壮大起来,有了抗衡郑家军和八旗军的能力,谁知道结局会是这样,难不成说义军真的不能够进入京城吗。

一个时辰到了。

郑家军从宣武门、正阳门和崇文门三个地方发动了进攻。

京城之内响起了枪声,尽管黎金海忽然接到附属医院刘主任的来信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不过枪声还是惊动了很多人。

内需要池芳在他们到达后城的暗线,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也开始了行动,潜伏内城的暗线,大开始部分都是郑家军以前斥候营的将士,他们的作战能力本就不一般。

毛瑟枪精准的射击,让城墙上面的军士根本不敢冒头。

郑勋睿没有马上命令军士架设云梯爬上城墙,而是继续命令将士射击。

内城的暗线终于动作了,他们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朝着城墙上面冲去,一部分朝着正阳门冲去,按照要求,郑家军将士将从正阳门进入内城。

城墙上面出现骚动的时候,心中暗自惊了一下攻城的命令下达了。

郑家军将士朝着城墙冲过去。

。。。

在城墙上面亲自指挥战斗的李过,万万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郑家军手中的火绳枪,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这种火绳枪的杀伤力太大了,连续不断的发射,而且根本就不需要点火,被射中的军士,几乎没有什么挣扎就倒下了。

城墙上面倒下太多的军士,让其他的军士根本就不敢伸出头去,这样如何抵御郑家军的进攻,更加让李过崩溃的是,城墙上面的局势已经无法维持,一大批的黑衣人不知道怎么冲上了城墙,这些黑衣人尽管人数不多,可悍不畏死,让城墙上面驻守的军士根本无法抵御。

城墙上面驻守的军士也有四千人,剩下的一千人驻守紫禁城,在李过看来,这样的安排部署,完全能够护卫内城,等候李自成率领大军前来驰援。

可惜李过太自信了,他不仅没有听从顾君恩的劝阻,甚至连自身的退路也彻底断掉了。

失去了外城,内城怎么可能守住,况且对手是强悍的郑家军。

崇文门被打开、郑家军将士冲入内城的刹那,李过嘴里沁出了鲜血,他举人才的大幸起了手中的钢刀,伸向了颈部。。。

内城被郑家军攻破,顾君恩此刻已经非常的冷静,他知道李过一看样子这一带有人居住定会失败。

李过从未单独指挥过一次的战斗,根本不知道战斗厮杀的残酷,而且以前也从未独担一面,本来性格方面还比较低调的,但去了南京交易粮食之后,回来性格方面就出现明显的变化,此次得到李自成的信任,在大军前往山海关征伐的时候,掌控京城的大局,表现有些忘乎所以了。

顾君恩将这一切,都归结到义但是军进入京城惹出来的祸端,否则他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郑勋睿进入内城的时候,时间接近子时。

子时是一天的开始,这个时候进入京城,有着特殊的意义。

郑勋睿记住了这一天的时间,崇祯十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子时,他进入了京心里想到了一句古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城的内城,郑家军占领了整个的京城。

崇祯元年十一月穿越,历经十七年的时间,他终于就要登上巅峰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马背上的郑勋睿,情不自禁的吟诵出来这首诗词,这个时候,他是真切的感受到诗词之中的含义了,记得某个伟人进入京城的时候说过,不要学习李自成,李自成进入京城没有多少天的时间就被迫撤离了。

正在经历这个历史时刻的郑勋睿,感受特别多,进入京城体会到的不是胜利的喜悦,也不是即将踏上巅峰的自豪,而是沉重的责任。

满目疮痍的北直隶,留给郑勋睿的是心寒,他肩上的责任非同一般,想要振兴这个王朝,前面还有太多的路需要走,或许他登上巅峰之后,没有享受的时间,没有自满的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有李自成和皇太极这样的对手,还有贫穷的北方,还有他需要彻底征服的草原。

关宁锦防线在他的内心不会继续存在,北方必须要统一,任何的威胁都要消除,致力于国富民强,致力于民族的振兴,这是他郑勋睿义不容辞的责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