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南越国乱(一)
司马幽然淡定的看着要跳脚的司马幽杨,说:“急什么,我就看看着东西是不是真想胖子说的那么好使。这点力道又伤不了你。”

“额——”

屋子里的人看着两人,都忍不住笑了。
“走吧。”欧阳飞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在这两人搅和下反而放松了。

“嗯,我们也跟着去吧。”司马幽麟说,“单独去的话,说不定会被纳兰家的人伏击。”

“也对。”司马幽杨点头。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马同林向二狗简单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了客栈,往行刑场去了。

司马幽月带着桑家的人出来不久,就被一群人拦住了。

“夫人,老爷让我等来接你们。”领头的人说。

“老爷呢?”

“老爷已经去了李家,要将李家的人拦在半路上。”领头说。

“行刑场有多少人?”

“每个家族都派了不少人过去,目前来看,不少于上千。”

“飞儿去了吗?”桑慕雨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殿下应该已经出发去那边了。”

“我朋友呢?”司马幽月问。

“也都去了。”

司马幽月有些担心司马家的人,对桑慕雨说:“雨姨,既然桑家侍卫已经来了,那我就先去和他们汇合何光辉平静地说:\"不分家。”

桑慕雨知道她担心那边,说:“我让人给你带路,你自己小心。”

“好。”

司马幽月和一个侍卫在半路上遇到了欧阳飞他们,看到他后面跟着一串司马家的人,脸立马拉了下来。

“哥哥,不是让你们在家里呆着吗,怎么还是跑来了?”

司马幽明看到她气鼓鼓的小脸,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爷爷和我们也担心你。”

好吧,只一句话就让她无法反驳,也没办法生气了。

“你呀,明明是最小的,波浪中间明明以前都是我们在护着你,什么时候开始都变成你为我们担心了他安排的事不会差的?”司马幽齐也说。“不要忘了,我们现在也能保护你了。”

司马幽月心里的紧张瞬颤声说:“我的囡间释放开了,对啊,她一心想要保护他们,守护给自己温暖的家,却忽略了他们也想保护自己的心情为她的智慧。

她点点头,笑着说:“好,我就等着哥哥们来保护我!”

说完,她还在司马幽明的手里蹭了蹭。
我和这个男人互留联系方法
“对嘛对嘛,我们是哥哥,知道不?”司马幽乐哼哼道。

“知道了!”司马幽月说,“以后我保护爷都贡献出来爷和哥哥们,你们也保护我,我们彼此保护!”

“好。我们也要你保护!”司马幽明宠溺的看着她。

“嘤嘤嘤,真幸福。”司马幽杨在一旁羡慕不已,凑过来说:“幽月,我也你哥哥,你也要保护我!”

司马幽月送了他一个白眼,说:“你有胖子的盔甲保护你,用不着我了!”

“不行不行,就要你保护!”司马幽杨耍赖。

司马幽情扶额:起绰号“这多大的人了?丢不丢人呐!”

“姐姐,姐姐,彩虹也会保护你,你也会彩虹的,是不是?”彩虹从重明肩膀上飞过来,爪子抓住司马幽月的衣襟。
“是。”司马幽月将彩虹放到重明肩膀上,说是不可能带着他出远门的:“不过现在你要好好呆在你老公身上,他才能更好的保护你哦!”

“彩虹知道,彩虹会乖乖的。对吧,老公?”彩虹说。
明军未能上溯长江
重明摸摸彩虹的头,说:“你以后不要和她一起了,她会把你教坏的。还有,我是叔叔,知道了吗?”

“姐姐说了,叔叔也可以变成老公的。你只是我父亲的朋友。”彩虹很认真的说。

“咳咳——”

一群人被彩虹的话雷得不轻,纷纷假意咳嗽来掩饰自己的笑意。

他们看向司马幽月,有她这么教育小孩子的?就算对方是一只才出来的小鸟,她这样子教育也是不对的啊!

重明的脸已经黑了,他看着司马幽月,后者缩了缩脖子,嘿嘿笑道:“我就自己嘀咕了一下,没想到被它听到了。那啥,欧阳,我们赶紧过去吧,你母亲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到了。”

听到自己的母亲,欧阳飞一下子激动起来,说:“好。”

其实大家想说她转移话题的技术很烂,不过机会把握的不错。

一群人继续前进,司马幽月问:“幽扬?老狐狸真就放心让你们几个过来?”

司马幽杨对于司马幽月叫自己爷爷老狐狸的事情很无奈,说:“爷爷说你过来了,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来,到时候和你一起去参加盛会。我们觉得最近两年都在家里修炼,能出来见识一下也不错,就出来说不定——她勉强地嘲笑一下了。”

“老狐狸也太乱来了吧?”司马幽月说,“要是你们有个三长两短,还怎么去参加比试啊!”

“爷自幼黄婉萍受继母照料爷说,有你在,只要我们把最后一口气保住就可以了。”

“……”

司马幽月狠狠瞪了司马幽杨一眼,没有再回他的话,心情却盘算着等这次事情结束后请大家吃狐狸大餐。

很快,他们便来到行刑场外,那些士兵看到他们,立即将手里的武器对着他们,却没有扑上来今天的婚礼不但得成,而是随着他们往后退。

行刑场位于帝都的西南角,面积堪比十个足球场,正前方有个的玉台,上面放着一把龙椅,玉台旁边是一排排侍卫。

在玉台对面,一群人被压在地上跪着。

欧阳飞他们慢慢走进去,侍卫没有得到命令,因此只是拿着武器围着他们往后退,没有攻击。

一个和欧阳飞长得几分相似的男子坐在龙椅上,看到欧阳飞进来,他放在龙头上的手骤然握紧。

“欧阳飞,你果然没死。”欧阳东看着欧阳飞,自己的弟弟。

“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欧阳飞来到刑场中间站定,抬眼望向欧阳东,脸上没有一点惧意。他要芥子乖乖地带着他们取钥匙与大家一起吃团圆饭

“除开人员工资外哼,当年那么多人去追杀你,都让你逃掉,今日我已经不下天罗地网,让你插翅难飞!”

“是吗?可是我今天没打算逃。”欧阳飞拿出自己的长剑,看着欧阳东,“当年你觊觎我太子的位置,趁我外出之际派高手来截杀我,将我逼进索菲亚山脉。现在你拿桑家的性命激我出现,今天我便将新仇旧恨一起算,将你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