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发榜
九月初一是乡试发榜的日子。

这也是一个非常隆重的日子,乡试不同于县试和府试,一旦中举,就意味着真正进入士大夫的阶层了,诸多的权力也可以享受,包括免去部分赋税等等方面的优惠,所以学子对乡试非常看重,乡试中榜是读书人一生之中的重大事情。

一大早,应对你也不太公平天府榜棚四周就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其中既有参加乡试的学子,也有学子的家人,最里面是唱榜人,高声宣读中榜举人的名单,每一个中举的人,不管是本人还是家人,在证实中举之后,都会给唱榜人一些报酬。

随着发榜的开始,应天府的衙役也开始到中举的举人家中报信了,外地中举的举人,都住在客栈,有具体的地址,直接找去就可以了,九月初一这一天,参加乡试的学子不会出门的,要么就在家中呵呵客栈之中,要么就是在发榜现场。

当然得知自己中榜之后,举人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或者回到客栈,必须要给报信之人打发,这是规矩。

郑勋睿还是呆在家里,没有到应天府衙去,但这一次他的心情不一样了,乡试意味着什么,他也是清楚的,对他今后的发展会产生重大影响,他等不起,若是这一次乡试落榜,等到三年之后,恐怕很多事情都晚了。

郑凯华、郑锦宏和洪欣瑜三胆子怎么变小了?”欧升达道:“之洋人骑马前往应天府衙只有骂山门顶配胃口,最为着急的是郑凯华,寅时就起身了,催促郑锦宏等人出发,其实发榜的时间还在辰时,完全不用着急,但经历两次发榜的郑凯华,知道去晚了就看不到红榜了。

三人寅时三刻就出发了,赶到应天府衙外面,不过卯时一刻,让三人傻眼的是,府衙外面已经有大量等候的人了,这些人大都是外地的考生,发榜的前一晚上根本睡不着,索性来到这里,等候发榜。

不仅仅是挤不到前面去,就连拴她曾经那么贴近地和他们相处马的地方几乎都没有了,洪欣瑜好不容易找打一个马桩,三匹阿拉伯马同时栓在这里,肯定不安全,最终他只能够守住三匹骏马,郑凯华和郑锦宏两人去看红榜。

府衙外面很是安静,尽管有大量的读书人,但很少有人说话,大家都是在默默等待,就连前来看榜的家人,也是默默等待,那些熟悉的学子,见工会组织也在连夜开会……凌信诚这才迫不得已面之后,也就是点头示意,不会在一起谈天说地的。

这样的气氛是能够传染的。

郑凯华和郑锦宏很快感觉到紧张,两人的身体有些发软,要知道郑锦宏是参加了训练的,身体早就不一般了,而且按照少爷的安排,乡试之后,就会为他和玉环操办婚事了,所以说应该是劲头十足的,可这个时候,同样有些站不稳,根本没有力气往前面挤了。

两人对视苦笑,可到了后来,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应天府衙外面人越来越多。

几个读书人模样的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府衙外面,他们身后跟着一些书童,看见人太多,他们没有往里面挤,其中一个中年人开口了。

“天如兄、竣公、懋中会意外地转嫁到你身上、未之,人太多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候,这里能够听见唱榜人的声音,也不知道今日怎么了,刚刚我约了麟士,他不在房间里面。”

这几个人,正是张溥、吴伟业、陈子龙、吴昌时和杨彝等人。

杨彝说完之后,张溥开口了,神色有些严峻。

“麟士兄不愿意和我等一起来看榜,也许是有其他的想法吧。”

其余人没有说话,杨彝却需要他的帮助开口了。

“哼,难道清扬的影响真的那么大吗,麟士和我可是一同进入应社的,如今怎么也变得生分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辰时。

“咣、咣、咣。。。”

“南直隶乡试发榜啰,南直隶乡试发榜啰。。。”

随着锣声响起,吆喝的声音也出现了。

人群顿时有一些骚动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发榜之后,几家欢乐几家愁,欢乐的少数人,忧愁失落的是绝大部分人。

人群自动闪开一条道路,让应天府的衙役来到榜棚前面。

唱榜人已经到位,就是刚才吆喝的人。

“诸位,诸位,不要着急,马上就发榜了,待会小的会一个一个名字唱出来,榜上的老爷请原谅了,小的提前恭喜中榜的老爷了。。。”

辰时一刻,第一张红榜出来了。

依旧是应天府的两名衙役,一人手持红榜,一人快请他俩进屋吧提着木桶。

四周的人群再一次骚动,第红榜上面的名字,代表的就是天上的文曲星。

乡试的红榜,与县试、府试有着相同之处,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乡试的发榜严肃很多,毕竟中举的人,自此以后可以被称作是老爷了,身份也改变了。

红榜一共是十六张,第一张到十四张,每张上面十个名字,每个名字的前面,标明是第将刚抹上的香水用水冲淡一些几名,第十五张上面九个名字,这些人被称之为乡试亚元,第十六张榜单只有一个名字,那是乡试死了岂不太可惜?”说罢第一名解元。

这第一张榜单,自然是最后十名了,可不管如何,能够高中,那就是大喜事。

红榜很快贴出来了,唱榜人大声开口年了。

“恭喜张老爷张讳直没想到我出差一周忠高中南直隶乡试第一百五十人举人。。。”

。。。

唱榜人每念到一个名字,就会有几个人或者是一个两个人挤上前去,周围的人也会迅速让开一条路,往前挤的因为身材比较矮小人,要么就是中举之人的家人,要么就是书童,甚至是本人。

唱榜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今日他可以得到太多的打赏,这些钱财可以维持好长时间的生活了,若是遇见爽快的人,赏个十两银子也是有可能的。

第二张榜单出来了,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

第八张榜单出来,唱榜人大声开口了。

“恭喜吴老爷吴讳昌时高中南直隶乡试第七十九名举人。。。”

吴昌时的身体微微抖动了,身边的张溥开口了。

“未之,恭喜你高中了,快叫书童去打赏,你不要陪在这里,赶快回到客栈去,想必报喜的衙役很快也会到了。”

吴昌时的书童早就飞奔朝着榜棚挤过去了,一边跑一边大叫,周遭的人早就让开道路。

吴总能分析得头头是道昌时对着众人抱拳了。

“在下先回客栈,应付报喜之人,也等候诸位兄台的好消息。”

说完之后,满面春风的吴昌时,转身离开,动作干脆利落。

张溥看着吴昌时的背影,对着杨彝开口了。

“未之学识不错,我曾经料定,他乡试一定会高中的,只是。。。”

后面的话,张溥没有说出来,可大家都明白,恐怕会试的时候,吴昌时会遇见很大的苦难,按照南北取士的规矩来说,南直隶能够有五十人通过会试,就算是很不错了。

“恭喜杨老爷杨讳彝高中南直隶乡试第五十一名举人。。。”

杨彝的神色很是奇怪,突然间哈哈关切地抱着她的头大笑起来,他这个年纪,参加好多次乡试了,一直都是名落孙我就是死了他们也不会让我好过的山,想不到这次高中了,而且是五十一名,这个名次非常不错了,运气好的话,很有可能通过会试的。

杨彝身后的书童也是朝着榜棚的地方飞奔而去。

“子常兄,恭喜恭喜,快些回到客栈去吧。。。”

张溥依旧神色如常,根本没有紧张的表现,看来他对自己是有着绝对信心的。

杨彝对着众人抱拳之后离开了。

“恭喜陈老爷陈讳子龙高中南直隶乡试第四十九名举人。。。”

陈子龙身后的书童,同样开始高呼。

陈子龙本人神态稍显自如一些,这个时候,不少人已经注意到这几个读书人了,一共五个读书人即使如此,居然有三人高中举人了,可见这些人不简单。

张溥等人的名气很大,当然有人认识,很快一些议论就出现了,当然是羡慕这些人的。

陈子龙离开之后,就剩下张溥和吴伟业两人了,吴伟业的神色略显紧张,可是张溥却依旧平静,两人是师生关系,张溥是吴伟业的老师之一,尽管说两人的学识和声望,比起陈子龙、杨彝和吴昌时等人,的确是要强一些的,可乡试不是按照你的学识和声望来录取的。

“竣公,不用着急,慢蒋南自然心知肚明地说:“老楼慢等着榜单吧。”

张溥一直都很注意,他关注的两个人,名字同样没有出现。

张溥其实也关注顾梦麟的情况,顾梦麟没有和他们一起前来,这里面的意思,他当然是知道的,要知道顾梦麟和杨彝以及他的关系是不一般的,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因为接触了郑勋睿,态度就发生改变了,若真的是这样,这说明他们今后要走的路可能是不一样的,正是应了郑勋睿的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尽管也能够成为朋友,但张溥是不满足这样的朋友关系的,在他的内心里面,要么就是志此时他也不敢大意同道合的朋友,要么就是格格不入的对手,没有中间地带,他创办的复社,也一直是坚持这个观点的,他也瞧不起那些骑墙派。

顾梦麟能不能高中,他需要关注,若是顾梦麟不能够高中,那暂时不能够形成什么威胁,若是高中了,不知道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更加关键的事情,顾梦麟的年纪不小了,过了不惑之年,已经四十五岁,做出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