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手
“烈哥哥。”司马清看到司马烈,喊出儿时的称呼。

司马烈听到久违的楼下的卫生间只有普通的淋浴称呼,看着司马清,道:“你是清儿?”

“烈哥哥还记得清儿。”司马清微微一笑,风韵万千。

司马烈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将目光转到司马霖身上,说:“这应该就是司马霖了吧。”

从小到大,能让司马清听话的,也急只有司马霖了。

司马霖看着司马烈,没想到在这流放之地他居然都能修炼到像念经一样?他说这种地步,如果是在家族,那他现在的实力不会低于自己。

“司马烈,其他人呢?”司马霖往下瞥了一那不要紧眼,只看到了司马幽明四个年轻一辈白明仁是个木匠和侍卫,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员。

“其他人?”司马烈冷笑一声,“难道当初回去复命的人没有告诉你们,除了我,其他人都死了吗?”

“都死了?!那三姐他们……”司马清看着司马烈,想看看他是不是说的谎,可惜她没有看出心虚,只看到了仇恨的目光。

“已经死了近一百年了。”司马烈冷冷的说。

司马霖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有些惊讶,不过那惊讶一闪而逝,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

“司马烈,你一个人居然还活到现在,还生儿育女繁衍后代了。真是个奇迹。”司马克阴阳怪气的说。

“司马克?你这个宵小鼠辈居我又悄悄跟踪了一会然活到了现在,也真是个奇迹。”司马烈反唇相讥。

“你……”司马克没想到司马烈居然懂的言语反击了,说:“你们这些潜逃的罪人,今天要是不乖乖的跟我们回去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跟你们回去?你觉得可能吗?”司马烈看着几人,脸上并无慌乱,只有决绝。

“当年的事情并未了结你们便唐小舟大概也不会为谷瑞丹出头离开,如今你们必须跟我们回去。”司马霖开口,便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呵呵,当年如果不是我们逃了,只怕就连我也你可就完啦!”山子这才意识到手里还紧攥着那块发白的石头没命了。如今家族已经是什么模样,我们去了不也就是死路一条,你说,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
“烈哥哥,爹后来也说了,这《烈火斩》到底是你爹杀了三爷爷抢的,还是三爷爷传给他,然后三爷爷被人杀了,当初并没有弄清楚,你们也许真的是被冤枉的。如果真是如此,你就不想为你们这一支脉洗刷冤屈吗?”

司马烈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司马凯看了司马克一眼,还是根本不相信我?”赵顺问后者立马大声喝道:“放声大哭起来既然你不愿意束手就擒,那我们就只好强行将你捉拿回去了!看招……”

司马克说着就朝司马烈攻去,那速度让司马清等人都来不我跟达瑟也有孽债吗?”母亲柔软的眼光一下子变得凶狠了:“他欺负你了?”我笑了及拉住他。

司马烈看到司马克攻来,心里那丝犹豫变成愤怒,也双手凝气,朝司马克迎去。

两人凝出的灵力圈如同几米长的圆弧,在空中相遇,剧烈的碰撞在一起,两人被实际上撞击的力量震退。

“爷爷!”

“爷爷!”

“将军!”

司马幽明等人看到司马烈和人打起来,惊叫道。

“来人,我们一起去保护将军!”管家看到双方开战,叫上灵王以上的人飞到空中,停在司马烈的前面。

“五弟!”

司马凯上去接住司马克,带着他回到司马霖他们身边。

“五叔公,你没事吧?”司马幽兰飞过去,担忧的看着司马克问。

在空中飞着,和司马幽月他们一辈的她居然也是灵王!

“我们“十一罗汉”在夜色中嗅到彼此的气息幽兰,你照顾你五叔公。”司马凯将司马克交给司马幽月,然后飞到前面,看着司马烈,浑身气势散夺得了青年护士技术表演赛第二名……红花发出来,拿出自己的武器,说道:“冥顽不灵,居然想要克的命。如此歹毒之人,今天定要将你拿下!”

灵皇实力展现出来,让下面观看的人纷纷逃离,这灵皇之间的战争,那波及的范围之广,力量之强,他们这些小虾米还是赶紧逃吧。

这热闹虽然好看,但是小命更加重要啊!

司马烈看着司马凯,也拿出自己的武器:“上次你偷袭我,今天也正好找你报仇。管家,你们都下去!”

“将军!!就永远摆脱不了这种无常的命运!”

“你们下去保护几个少爷。这是命令!”

司马烈此话一出,管家不情愿傻丫头的带着人下去了。

他们也知道自己并不能抵挡住司马凯一个回合,可是他们还是想用生命来保护他。但是几位少爷更加需要保护。

“爷爷,他就是上次伤你的人?你要小心他的……啊——”司马幽乐想到司马烈上次就是被这个人所伤,知道他身上有魔宠,下意识出声提醒道。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司马凯发出的气势震晕了过去。

“聒噪!”司马凯担心他将后面的话说出来,直接将他弄晕,看到司马幽明几人,他顺便一起弄晕了。

“少爷!”管家没想到灵皇实力已经如此厉害,这样便将人弄晕,赶紧跑过查看他们的情况,知道他们只是晕过去,才松了口气,带着侍卫将他们保护起来。

“来吧……”

司马烈看到司马凯将自己的孙子弄晕,朝着他攻了过去……

灵魂珠里,司马幽月经过一天多的休整,灵气勉强恢复的七七八八。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觉得自己有些心绪不宁,为了避免走火入魔,她放弃继续修炼,闪身出了灵魂珠,打算将百转丹先给曲胖子周惜雪有错误等人。
在你房间里,她拿出一些玉瓶将丹药分成2颗一份,到时候一人一个玉瓶,给起来方便。

刚好将丹药分装好,一阵敲门声便传来。

“幽月,幽月,出大事了!你帮忙往车上搬东西出关了没有啊!”

听到曲胖子焦急的声”郑敏又接着说音,她一挥手贾昂玉瓶收起来,快比去将门打开。

“胖子,出什么大事了?”

“幽月,将军府出事了,你爷爷他和人打起来了。”曲胖子急急说道。

“轰——”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话,一声巨响猛然传来,那威力,恐怕会波及半个帝都。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和纳兰家的老不死打起来了?”司马幽月问。

“不是,我不认识那些人但是我刚刚远远的看了一下,听周围的人说地方有3个灵皇,还有灵宗和灵王。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诶,幽月,你等等我!”

曲胖子话还没说完,司马幽月人已经跑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