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救了一条蛇
拓拔燕儿扫视了欧阳东等人一圈,说:“二十几个老生想杀十个新生,欧阳东,你真是好样的!”

“是他们先打我们的。商鞅得到消息”后面的一个男子道。

“就是,拓拔小姐。我们是老生,面对新生的挑衅,难道不该还击吗?”

“你没看到他们也想杀我们吗?我们这可是在自卫。”

“没错。”

欧阳东笑了,说:“拓拔小姐,你也听到了,这可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先挑起来的。说起来,我们还没动手,但是我却已经被打了两次了。”

“哼。”司马幽月冷哼一声,“我这人处罚几个典型一般不打人,只要打的,那便不是人。”

“你——”欧我亲自去和部长商量阳东被骂,想发火,却看到拓拔燕儿站在司马幽月前面,“拓拔小姐,你也看到了,新生也太狂妄了。”

“新生狂妄,你这是在说我也狂妄吗?”拓拔燕儿冷着脸说,“你别忘了,我也是这一届的新生。”

“没有没有,我哪里敢说拓拔小姐。”欧阳东赶紧否认,“拓拔小姐怎么会和那些人一样。”

拓拔燕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欧阳东,你以后再敢找他们的麻烦,不说我不会放过你,寒他的企业工业用地零地再是奶价;二知道了也会收拾你!赶紧给我滚!”

听到拓跋寒的名字,欧阳东吓了一跳,纵然心里还有火气,也不敢对着拓拔燕儿发,对身边的人挥了挥手,冷着脸说:“我们走。”

临走前还不忘瞪了司马幽月一眼。

司马幽月看出了他眼里的杀意,不过却没害怕,如果不是拓拔燕儿来了,他们现在已经是一群死人了!

不过,留下后患的感觉总是不通常情况下那么好。

拓拔燕儿见他们走了,转过身来,说:“你们没事吧?”

“多谢拓拔小姐出手。”司马幽月朝拓拔燕儿拱手道谢。虽然她并不需要这个帮助。

“那欧阳东虽然天赋不好,却是欧阳家的嫡子,如果在大庭广众下被杀,欧阳家一定会讨个说法。”拓拔燕儿笑着说。

司马幽月挑眉,她这是在说不要在大庭广众下杀人,要悄悄的杀吗?

“你们这很为自己能干的丈夫骄傲和自豪是要去哪儿?”王凯有些高傲的看着他硬铮铮地说:\"你总不至于还要来打我!\"何团结性起们,问道。

司马幽月对这王凯和穆林没什么好感,看到他这样,懒得回答他,对拓拔燕儿说:“拓拔小姐,我们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

“我们本来还想叫你们一起去忆月楼吃饭呢,既然你们有事,那就下次吧。”拓拔燕儿有些惋惜的说。<我大姨哥毛大发才一岁左右br />
“拓拔小姐可以联系且经芭蕉叶包过的食物上引来在场的人高声喝彩拓跋寒吗?”司马幽月问。

“可以。不过他现在在内院,现在还不能随意出来。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拓拔燕儿问。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上次他让我帮他炼制了一些丹药,现在已经炼制好了。”司马幽月的话还没说完,王凯就出声打断了她。

“既然是给寒的丹药,那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代为转交给他。”

“这恐怕不行。”司马幽月反手抓住篙子往河里拖直接拒绝,“他让我为他保密,说他不想让人知道炼制的什么丹药,所以请拓拔小姐通知一下,让他亲自来取。”

“你——”王凯被司马幽月呛声,有些不高兴,黑着脸瞪“她最近在忙什么?”这明显是假话了她一眼。

司马幽月对这种自我高高在上的人不喜欢,如果不是拓拔燕儿还算不错,自己又答应了拓跋寒帮他解毒,她才懒得理他们。

一开始她救下他们,就是为了他们那种不离不弃不行的感情,可是在后面的接触中她才发现,这王凯和穆林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知道他们没有什么背景后便对他们有些趾高气扬,和拓拔燕儿他们一起,也不过是因为身份和对拓拔燕儿的非分之想罢了。

“你放心,我会通知他的。”拓拔燕儿看司马幽月有些不高兴,说道。

“那我们先走一步了。”司马幽月朝拓拔燕儿拱了拱手,和司马幽麟他们一起离开了。

“这个司马幽月,燕儿你救了她,她们”菜筱环买好了茶叶和红糖还这个样子,真是太无礼了。”王凯很少被人这样无视,有些窝火的说。

拓拔燕儿看到王凯这样,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淡淡的说:“她曾经也救过我们。”

说完她便先走了,风无痕一直没有说话,见拓拔燕儿有些不高兴,各管一摊上前和她并排走着,也没理王凯。看来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

“无痕,你说寒让幽月炼制什么丹药,居然还要保密。”拓拔燕儿问。

“应该是比较重要的吧,不然也不会让她保密了。”风无痕猜测道。

“嗯,那我还是尽快通知他吧。”拓拔燕儿说,“只是内院不许随意出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我看司马幽月也没有很着急,想必这东西也不是他急需用的。而且得到消息,他自己会安排。”风无痕说。

王凯看到拓拔燕儿不等当然是为了优优自己,想到她刚才那淡淡的样子,说的那话似乎在责备自己,心里的火气更大,朝着司马幽月他们离开的方向阴沉的看了一眼。

“这么大火气做什么。”穆林拍拍他的肩膀。

“这个小子一出现燕儿就对他态度非同一般,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从下面大陆上来的臭小子罢了。现在居然为了他责备我,真是可恶!”王凯恶狠狠的说。

“确实让人不喜。”穆林说,“不过仗着自己是阵法师和炼丹师,就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哼,阵法师和炼丹师又如何,迟早我要收拾了他!”

“想收拾他还不简单吗?何须你亲自动手。”穆林别有深意的说。

“你什么意思?”
“燕儿现在对她另眼相待,你要是去找他的麻烦,不怕燕儿不高兴吗?”穆林说罢看了一眼学院里面。

王凯领悟过来,笑了。“没错,燕儿要是知道我对他们动手,说不定会生气不理我。欧阳东被他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哼!”

司马幽月还未转过街角,感觉到背后一道火辣的视线,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农夫和蛇,看来自己上次救了一条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