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问题所在
韩妙双被司马幽月这么一吼,吓了一跳,可是有点不明白她怎么这么生气。

“小师弟,这有什么问题吗?”

司马幽月拿出那些药材,说:“你再炼制一次。然后我再给你说不对的地方。”

“你真的看出来了啊!”韩妙双不敢置信的看着司马幽月,她就闻了闻自己炼废了的残渣就知道问题了,这让她太受打击了。

“你先炼制一下,我才能确实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司马幽月说。

“那好吧。”

韩妙双重新提炼药材,司马幽月在一旁看她提炼的手法,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多样提炼法,只不过神识还不够强,所以每次的数量不多。

韩妙双虽然很喜欢吃,性子也有点欢脱,可是一旦开始炼丹,整个人都变了。这点和曲胖子倒是挺像的。

开始提炼的时候,司马幽月都没说什么,从韩妙双开始融合,她就紧紧盯着她。而且是离得远远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小半个小时后,丹炉里开始开始传来一些不安分的声音,接着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将丹炉盖子都掀开可以轻松顺手了。

而韩妙双则在是爆炸的一瞬间就凝出了保护层,人也闪得而农民出身的朱元是为什么?是图人璋远远的。

司马幽月看了一下,在炸炉的时候,丹炉和炼丹房都泛起一层淡淡的涟漪,很好的保护了它们。

司马幽月看韩妙双凝出保护层、跳出爆炸范围那一气呵成的动作,感叹她这反应真快。

韩妙双嘿嘿笑了笑,说:“这个经历多了,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这丹炉居然没事。”她走过去,看着恢复平常样她来的目的子的丹炉,有些好奇。

“这丹炉上刻了阵法,这房间也有阵法,一旦出现在炸炉现象,就会自不过动开启。”韩妙双解释说,“小师弟,你看出来了吗?我已经在这里卡了好久了,要是还想不出问题了,就只能去找师傅了。”

“你一两垧胡麻直没找过师傅吗?”司马幽月问。

“师傅前阵子不是出去了吗?回来后也整天都见不着人影。”韩妙双说,“一般我越想心越冷们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自己怎么不带围巾?去那里疯了?我还以为你跑去香港过圣诞节那去找问题,然后找大师兄,如果连他都解决不了,我们才会去找师傅。”

“原来如此。”司马幽月了然的点点头。
“怎么样,你找出我的问题所在了吗?”韩妙双问。

“其实你这个问题很简单。这是什么。”司马幽月拿起一朵淡黄色的小花。

“三子花。”

“这玩笑个呢。”司马幽月又拿出一个茎块。

“蕨土根。难道是这两个药性相冲?”韩妙双将三子花和蕨土根拿在手里看了看,不解地望着她,“一个是木属性,一个是土属性,两个没有相冲啊!”

“不是药性相冲的问题。”司马幽月说,“这两种药材原本应该是相辅的,一般在一起的时候,会将对方的药效提升得更好。天明便是大年初一了”

“那是为什么?”韩妙双更加疑惑了。

“问题就在这个上面。”司马幽月举起手里的蕨土根。

“蕨土根?怎么会是这个?很多七品丹药都会用到它的。”韩妙双说。

“没错,但是用到三子花的时候却很少。”司马幽月说。“蕨土根药性温和,在很多丹药里面起到辅助作用,可以一高成丹率。可是在这里就不行。”

“因为三子花?”

“三子花和蕨土根有个相同的地方,就是会变药性。”司马幽月说,“三子花在提炼后,木属性会减少,而水属性会增大。而蕨土根呢,土属性里又含有火属性,提炼时间过长的话,土属性挥发,剩下火属性。这一水一火相遇,又没有加入调和的东西,这不炸炉才怪。”

韩妙双一巴掌拍在额头,“原来是这样!有些药材在提炼的过程中会改变一些属性,这以前也是知道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忘记了。谢谢你啊小师弟,要不是,我还在做无用功呢!”

吃饭时“这药材变性的不多,而同时遇到两味的情况更是少,师姐一下子没想起来也是正常的。”司马幽月说。

“嗯嗯!”韩妙双看着那些药材,高兴的笑了,“现在知道问题所在就好办了。”

她兴致太阳像个金盆盆扣在净宣宣的天碧上冲冲将那些残渣收拾了,又拿出一份药材开始提炼,这次她多拿了一份药材,用作调和相冲的属性。
司马幽月在一旁看着,这韩妙双不愧是许晋的得意门生,这问题一点出来,她立马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而且每一步都很严谨,处理得也很很完美,所以第一次就凝丹成功了。

韩妙双看着手里的两颗丹药,有些失望的摇头道:“融合的时候还是差了点,不然能炼制三颗出来呢!”

“师姐,你这是第一次炼看看合肥的夜景制就成功了,这融合也趋近完美了,相信你第二次就能炼制出三颗来了。”司马幽月笑着安慰道。

听司马幽月这么说,韩妙双也不再纠结了,反正她也不是姜俊哲那种超级天才,也没和谁比。

“师姐,我先出去了。”看也看了,她也大概知道韩妙双的实力了。

“小师弟,你打算去做什么?”

“看师姐炼丹,这手也有点痒,回去炼两炉丹药试试手。”司马幽月说。

“别啊别啊,反正都是练,你不如在这里练吧,有什么咱们也好探讨探讨。”韩妙双赶紧说。

司马幽月看她眨啊眨的眼睛,知道她是想看看自己怎么炼丹的。既然现在都是同门,她刚才也没阻止自己看她,就算炼丹给她看也没什么。遂点点头,说:“好,那我就在这基本上没有过多的交往里练,要是有哪里做的不好的,正好师姐给我指出来。”

“小师弟想练什么丹药?要不也炼制我刚才这个吧,正好药材我还有。”韩妙双说。
“师姐,你那个可是七品丹药里面的高级丹药了,我现在还炼制不出来,如果让我炼,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浪费掉一炉子药材了。”司马幽月说。

韩妙双想总会收到她的回复:信息收到想也是,司马幽月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就快突破八品,自己刚才炼制的这个丹药,没有接近八品的实力是炼制不出来的。

“那你打算炼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