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决定
“什么事?”

莫官妡凑到她面前,惊呼一声,“慕容,你不是傻了吧?平时没见你这个样子,呆头呆脑的。”

苏慕容低叹一声,推开她,“我在想事情,说了没事。回去吧。”

“我扶你。”

莫官妡扶着她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往外走,一路上她都很沉默,不管莫官妡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问她什么,她都很安静她做出的成绩。

她这样,让一向热情的莫官妡,都感到泄气。

把她扶回蓝私宅,莫官妡万般无奈的摊在沙发上,“慕容,你倒是说说话啊,你这样快闷死我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你电脑呢?借我用一但是南门小雅扫完了地下。”

她撇撇嘴,拖拖踏踏的往楼上跑去,然后“我靠抱着自己的电脑下来,“诺,给你。”

苏慕容拿过来,在搜索引擎上输入苏安公司的字样,一路往下划下去,基本都在说莫释北对她的照顾,然后才能发展的这么快怎么怎么样。

她看着,深深的皱了皱眉,递给莫官妡,“你看了有什么想法?”

“什么东西?”

莫官妡不解的拿过来,看了几眼,“这是你的公司吧?现在很好啊,看起来大哥对你蛮照顾的。”

“这样一点都不好。”她突然用力强调,“如果是这样,苏安公司和被D.E集团收购有什么区别?你看到没,现在一路看下去基本都在说莫释北多么大手笔,为这公司付出了好多,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莫官妡听的有些懵后来越传越神了,“这些商业的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是大哥帮你还不好呀?至少你公司现在发展的很快了,你看这些股票市场都上升了好多。”

苏慕容低叹一声,“算了,和你讲这么多也没用。”

“你跟她说那么多完全是高看她了。”

后面突然传来莫权凉凉的声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俩人都吓了一跳

莫官妡回头瞪了他一眼,不满道,“我又没学过这个,当然不懂了,就知道损我。”

莫权冷笑着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莫释北为你投的手笔还蛮大。”

苏慕容也盯着电脑沉思,过了一会站起来,“一直依赖他没多久这公司迟早是他的了。”

女人没有钱不要紧,但要有赚钱的本事。

如果她连自己的公司都给他了,她整天还能干嘛?

莫权扒拉找东西吃往下瞄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笑了,“宋易熙可是每天都盯着你手里这块肥肉,没了莫释北,还不是成他囊中之物。”

“我就这么没用?”

苏慕容盖上笔记本,动了一下,想到自己脚上有伤,又重新坐回去,脸色有些难看。

气氛僵了一下,莫权却不以为然的笑了,“那你觉得你有什么用?宋易熙轻而易举的一个收购,就把你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公司弄得支离破碎,苏慕容,人还是要看清现实。”

苏慕容一直觉得莫权这个人有些怪异,从刚开始绑架就没什么好印象,后来到莫家,他偶尔关心偶尔嘲讽,也令她有些反感,如今又来落井下石。

她看着他,“这些都是我的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乐枫挽着周惜雪在他前面走?”

莫官妡见俩人要吵起来,急忙要不这样吧站在中间劝道,“都少说两句了,哥,你平时不是哑巴吗?今天怎么说那么多。”

莫权轻轻推开她,弯腰看着苏慕容气红了的脸蛋,他轻佻的抬起她的下巴,“啧啧,我才说了几句,你就气成这样了?连自己的情绪都掩盖不好,难怪这么多年,你只能寄人篱下。”

苏慕容甩开他的手,“就算我寄人篱下也是我自愿的,我凭什么一天到晚隐藏喜怒哀乐?我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说我,再说了,我们没那么熟吧?”

莫权讪笑着直起身子,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她几眼,“你现在有莫释北撑腰,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的滋味,等他离开你了,你可就真的是一无所有。现在……恐怕你已经爱上他了把房子拆了吧?”

“我爱上谁和你有关系?你每天那么在意我,不是喜欢我吧?”她嘲讽的笑道,脸上的厌恶表现的很明显。

莫权瞳但是揍也不是办法孔缩了一下,冷哼一声,“我这是觉得你太可怜了,给你点心理防备。”

说完他就高傲的走了,莫官妡看着他背影直咬牙,“一早就发神经。”

苏慕容沉默的低着头,想起他刚才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身上一刀一刀的割着,她没感觉到疼,就是很难受。

脑海里不自觉的闪过苏安然和苏父的画面,想起前阵子安然被宋易熙害的那么惨的模样,她因为他们的欲望少突然觉得自己很恶心。

一直按照自己的意愿为他们付出,总是把自己搞的很累,却不曾想过他们要的是什么东西,如果当初多和安然沟通一下,今日的悲剧就不会上演。

所谓的牺牲,都变成了他们的累赘了么?

眨了眨眼,她睫毛颤了颤,有些难过的垂着头,莫官妡见她那么伤心的样子,挨到她旁边,“怎么了?是不是我哥话说的太重了?严能出好子女你别在意,他人就是那样,我以前也经常挨他骂的。”

“我没事……就是想起一些事,心里难受。”

“难受哭出来就好了。”她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轻轻抱了她一下,“慕容,其实你不用那么坚强的,多依赖大哥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你们是夫妻,他现在只是履行任务待在莫楚昕身边而已。”

“再看看吧……”

苏慕容低声叹道,思绪有渐渐飘远。

苏安公司。

当天下孰轻孰重午小姜接到苏慕容电话,说把莫释北调来的人都撤走,她想再多问什么,已经挂了。

苏安然待在一旁看着手机发呆,看到她唉声叹气的样子,扬了扬嘴,“你怎么了?是不是姐姐又要你做什么?”

小姜看了她一眼,无力的点点头,“她让我把莫释北的手下都给撤走……”

“为什么啊?”苏安然站起来,“他们工作态度、效率,不管是那一样,都是全公司最好的,而且还不用出钱,干嘛要撤?”

她摇头,“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我们这些打工的也能不好说什么。”

“别这么说自己,我姐肯定没这么看过你。”苏安然边安慰她边拨打号码,接通后她直接问,“姐,为什么要辞他们啊?”

苏慕容这么早接到她的电话有些意外,但听到她问的,脸色就沉了一下,“这些你们不需要知道。”

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安然拿着手机愣了愣,扭头看着小姜,“她挂了……”

“苏总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就按她的意思办吧。”

小姜叹了一声,拿起电话筒准备吩咐下去的时候,苏安然跑过来按住她的手,“先别那么着急,等姐姐从莫家回来再辞也没关系,反正就几天了,万一这期间又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小姜怔了一下,看着她,“话虽这么说,但她肯定会查。”

“出事就说是我干的就行。”

苏安然夺过她的电话筒,坚定的看着她,“我会承担一切的。”
对于她这么都是别的男人给她买的豪迈的表现,小姜没太多的感受,“这些不需要你承担,早辞和晚辞没区别。”

“但公司现在都习惯他们的存在了,忽然没了工作效率都会降低吧?”

小姜一笑,“没想到你心思还挺缜密。”

苏安然也笑了一下,“这不是心思缜密,只是考虑的范围多罢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

“先开个会议,听听大家都意见。”

果然还是没经验。

小姜笑着摆摆手,“千万别开,会议一开估计会有很多人反对,到时候闹到苏总那边去,她又要发火了。”

“那也得让她们有个准备吧?”

“提前发邮箱通知,隔天就辞了那些人就可以。”

“这倒也可以……”苏安然底喃一声,“不过姐姐她……唔——!”

话还没说话,她就捂着嘴巴往里面小卧室跑去,然后冲进洗手间大吐起来,小姜跟在她后面,看到她难受的干呕,担忧道,“你怀孕几个月了每天就安分点,不要天天看着手机,这样会胎儿很不好。”

苏安然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难受的皱着眉头,几分钟后缓了一点,小姜递给她漱口的水,她拿过来咕噜咕噜在口腔内过了一遍就吐出去。

等弄完后出来,小姜问她,“你最近是不是吃什么吐什么?”

苏安然想了一下,“也不是……吃酸的就很开胃,但那些鸡鸭鱼肉什么的,一闻就反胃。”

小姜点点头,“等会我陪你去医院看下妇产科,女人怀孕的事可不能马虎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卖相就是一流的,该干嘛都要照顾到。”

苏安然脸色僵了一下,轻轻点点头。

看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后面两辆一时停不住,对于这个孩子怎么处理,她还是没做决定。

她知道打掉是最好的办法,但每有了一点小小的名气天感受着他在肚子里一点一点的变化,就觉得很开心,孩子是无辜的,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被她判了死刑,是不是太残忍了?

但生下他……宋易熙肯定又回来纠缠,到时候他长大了,肯定会问爸爸的。

她忧心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肚子。

或许……它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你怎么那么傻,来找我当妈妈。

小姜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轻轻拍拍她的肩,安慰道,“你别害怕,宝宝肯定没事的。到时候去检查一下,看看宝宝最近长大了没有,也顺便问问医生要怎么养胎,说起来你来公司没看你去过一次医院,对孩子怎么那么不上心?”

苏安然笑了一下,“这不是每天都忙着给你工作去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