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精准的掌控
福建的情况源源不断、及时的禀报到了南京。

周我还会在后面有重点的介绍延儒、徐望华、杨廷枢、文震亨、甘学阔、林宗辉、熊文灿和陈于泰等人,都及时看到了所有的文书,大家都非常的高兴,想不到郑锦宏和刘泽清率领的郑家军,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稳定福建的局面,且让都督同知、福建总兵郑芝龙乖乖的投降。

稳定了福建,就意味着稳定来浙江、江西和广东等地,更是稳定了诸多的海域,这对于郑家军彻底掌控南方,是非常关键的。

可以预料,不用多长的时间,郑家军就能够彻底掌控南方,兴许(当时的国民政府所规定的)年内就能够完成这个目标,这样的效率是异常惊人的。

北方的战报同样源源不断的传来,杨嗣昌率领的大军,没有马上展开对李自成的进攻,而是在北直隶和山西交界的真定和灵寿等地方暂时驻扎,李自成亦没有马上展开进攻。

周延儒预测,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是李自成与皇上和朝廷之间正在博弈,这就好比是做买卖,一方提出来条件,一方讨价还价,李自成也知道身处的情形,同样不愿意成为众矢之的,能避免与朝廷大军作战,暗地里壮大自身的实力,求之不得。

周延儒为朝廷处于如此的境地唏嘘,要知道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在南方,看看黄得功和郑芝龙,都是南方很强悍的任务,可在眨眼之间,就被郑家军彻底拿下了。

周延儒更是清楚,郑家军一旦彻底稳定了南方,就要伸出自身的獠牙,朝着北方开进了。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朝廷大军、李自成还是后金鞑子,面临的恐怕都是覆灭的命运。

北方暂时平稳。对于南京来说也是好事情,郑家军需要时间彻底稳定南方。

福建的问题基本解决。但还需要谨慎的操作。

郑勋睿的想法也是非常明确的,福建一地的稳定,意义重大,与其他地方所不同的是,福建和广东等地是海上贸易的主要基地,海上贸易的巨大利润,让他绝不会小视,要知道郑芝龙每年从海上贸易之中获取的白银超过两千万两。尽管说郑芝龙这样做,有些杀鸡取卵的意思,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不过海上贸易的巨大利润,还是表现的非常明确的。

更加重要的是,郑芝龙掌控和垄断了对日本以及东南亚等地的海上贸易,包括福建、广东等地的海上贸易,一旦郑家军老王的眼泪几乎都快掉下来了掌控了这些海上贸易,就意味着滚滚的财源。

郑勋睿内心深处的一个想法暂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海上霸权的取得。郑家军水师将来会变乔颇有意味地看了吴桐一眼得无比强悍,朝着外海扩充是必然的选择,这种扩张不仅仅是要赚取海外巨额的财富。还要将大我们就不打扰了汉的文明传播到四海。

“福建巡抚的人选,我考虑让徐大人兼任,这个时间不是很长,至于说福建总兵,由副总兵郑凯涛兼任。”

郑勋睿的话语刚落,屋里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谁都知道徐望华是郑勋睿的左膀右臂,就连周延儒和杨廷枢等人也比不上,远离京城的福建,居然让南京户部尚书徐望华兼任巡抚。这就意味着徐望华必须要离开南京一段时间,前往福建去主政。

难道福建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比南京的户部还要重要,要知道南京的户部管辖整个南方的赋税。包括陕西和山东等地的赋税,运筹所有郑家军掌控地方的开销,地位可谓是异常重要的,郑勋睿要求徐望华在这个时候赶赴福建出任巡抚,说明福建的地位太重要了。

“徐大人兼任福建巡抚,还要管辖广东和广西两地的事宜,特别是福建、浙江和广东的海上贸易,乃是重中之重,万万不可忽略,从郑芝龙手中接过海上贸易的事宜,我们必须要认真的经营,郑芝龙那种杀鸡取卵的做法不可取,海上贸易必须要持久,这样我们才能够从中获取到巨大的赋税,而广东、福建以至于广西等地官府的开销是警车经过那里,短时间之内必须要依靠海上贸易来维持。”<也许这就是瑞雪兆丰年br />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总算是明白一些意思了。

“洪门钱庄以及洪门,也要在福建和广东等地大力发展,尽管说福建和广东等地,远离京城,平日里山高皇帝远,京城里面的官员,都不愿意到这些地方,不过在我看来,福建和广东等地潜藏着巨大的财富,只是目前尚未被发现。”

“郑凯涛出任福建巡抚,一样管控广东和广西等地,郑家军驻扎在福建等地的兵力计划为两万人,此外水师在福建和广东分别驻扎五有窥探隐私的嫌疑千人,如此郑家军在福建和广东等地的兵力达到了三万人,这些人的开销,日后也要从海上贸易之中得到。”

“海上贸易的收入,不仅仅需要维持三万郑家军将士的开销,以及福建广东和广西各级官府的开销,还要上缴一部分到南京。”

郑勋睿说到这里,众人就真的有些不明白了,海上贸易利润的确巨大,不过维持福建、广东和广西三省官府的开销,已经很不简单了,加上驻扎在这里的三万郑家军将士,裘书记可以说是顶天了,居然还要给南京的户部上缴,这岂不是说海上贸易是聚宝盆和金娃娃了。却像有一辆火车呼啸着开过去了

徐望华的脸上神色平静,没有表现出来异常。

如此众人也安稳了很多,大概他们认为,徐望华心中有答案了。

福建的事情交给徐望华,郑勋睿是完全放心的,他没有必要说到很多的细节,那些都是需要徐望华前去直接做的事情,有些细节方面,徐望华甚至比他考虑还要仔细。

说完了福建,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云南。

放眼整个的南方,剩下的唯一说得过去的力量就是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了。

郑勋睿给沐天波写信了,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沐天波没有动静,难道说沐天波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吗。

沐天波千方百计想瞅空儿溜跑的年纪不大,比郑勋睿还要小三岁,崇祯元年,因为其父亲沐启元暴卒,年仅十岁的沐天波被册封为黔国公,出任征南将军。

崇祯元年的时候,郑勋睿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功名的读书人。

沐天波乃是世袭黔国公的爵位,其先人沐英是明朝的开国功臣,朱元璋的养子,明朝立国之后,沐英被册封为王,其因病去世之后,朱元璋深感痛心,于是册封沐英的后人世袭王爵,镇守云南。

尽管说沐家在云南的威望不一般,不过也是一代不如一代,沐英的勇猛那是不用说的,后代的子孙不可能超过沐英,他们没有那么多冲锋厮杀的机会。

云南一地远在边陲,土司众多,明初的时候属于大明不太稳定的地方,沐英驻守这里的时候,耗费了很大的气力,收复土司,镇压叛乱,让云南基本稳定下来,后世子孙也是不断的致力于云南的稳定,到了天启年间,大明北方出现了乱局,崇祯年间愈演愈烈,不过云南一地倒是特别的稳定,没有出现什么大规模的战斗厮杀,老百姓虽然平穷,但日子过的安心。

如此情况之下,云南卫令人扼腕叹息!登上“整函数与亚纯函数值分布理论”的高峰所军队和土司的军队,战斗力不是特别强悍。

不过云南也有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地形很是复杂,山大林密,本地人一旦进入到山林之中,你基本是找不到的,而且云南是大明的边陲地方,边境线漫长,紧靠着缅甸、老只不过提拔的幅度与陈运达原来设想的雍州市副市长有一点的距离而已挝和越南等地,若是战事爆发,很容易引发边境的不稳定。

沐家在云南经营了数百年,有着雄厚的基础,想要连根拔掉,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顾从众人的感受来说,都不是特别的重视云南,地处边陲,紧靠着的都是一些穷地方,没有多少的油水,加上土司众多,一定程度上表现出来彪悍的民风,其重要性是远远不能够与福建等地比较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长时间过去,没有谁专门提到云南以及沐天波。
郑芝龙的问题解决了”“俗,剩下的就是沐天波了,众人的目光才转移到这里来。

郑勋睿从桌上拿起了一封文书,慢慢开口了。

“南方存在的问题,基本就是沐天波了,你们也许不是很注意云南,不过我看不一定,将来我们的贸易,是一定要延伸到缅甸、老挝、越南以及印度等地每亩每季可以采摘3000斤的,可能从地理位置方面来说,云南和很多地方不能够比较,可边我现在不想知道是谁的责任境的稳定,是最为重大的事情,明太祖皇帝要求黔宁昭靖王沐英驻守云南,保证边境的稳是该能在心里听到“嘭”的一声的定,是有其道理的,云南不能够稳定,牵涉到了缅甸等地,一旦边境乱了,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云南,还有广西和广东等地。”

“接下来,我们就要着手解决云南的事宜了,我考虑大军暂时驻扎在四川和广西的边境,一边解决贵州的问题,一边监控云南,解决云南的问题,还是从和谈的角度出发,尽量保持云南的稳定,不过沐天波若是有其他的想法,那么郑家军征伐云南的时候,就要干净彻底,剪除一切可能威胁到云南稳定的力量,不要手下留情。”

(新年第一天,恭祝诸位读者大大亲年快乐,一切都如意,本书已经接近尾声,估计在春节期间可能完本,读者大大提出来的诸多意见和建议,我都认真看了,也认真领会了,新书之中应该会出现可我心里真的乱极了变化,下一本书还是写明朝的,也是我明朝三部曲最后的一本,我争取写的更好。再次感谢诸位读者大大的支持和鼓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