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带你出去
苏慕容见他表情认真的看着自己,也收起不正经的笑容,抬头看了他一会,又低下头,又抬头看他。

反复了两次。

莫释北忽然就没了耐心,“我知道了。”

苏慕容一愣,呆呆的看着他,见他眼底略过一抹厌烦,轻声解释,“莫释北,不是我不想要你和我的孩子……只是你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时候。现在要孩子的话太草率了……”

而且……他们这种关系那么脆弱,他能随便讨厌她疏离她,可她呢?她能怎么样?除了忍受和讨好,她能做什么?

他根本就不理解她在这段婚姻中的自卑。

莫释北没理她,而是冷漠的转身,高大冷峻的背影让苏慕容心忍不住揪紧,他是个习惯给别人留背影的男人……

低声叹了叹,苏慕容习惯性的伸手摸进下衣的口袋,发现没带手机,她皱了皱眉,忽然想起要去找云宜,便也马上走了。

佣人带她来到云宜居住的地方,苏慕容走进去的时候第一个感受是很大很华丽,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莫家上好的,但她同时感到空寂,那么大一座房子,只住着她一个人。

佣人站在门口就没进去了,她低头往里面瞟了一眼,小声道,“大太太不喜欢别人打扰,我就不带舍不得离开你你进去了。她现在可能在后院,后院在左侧第二扇门外面。”

“谢谢。”

苏慕容道过谢后就进去,走到后院,看到里面种了许多花草,和莫老一样,她拧紧眉,没看到云宜在那个地方,这后院也蛮大,除了种了许多鲜花外,还有几颗大树,树枝蔓延到放假了里面,看着倒也惬意。

“妈?”

她边走边喊,突然听到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我在这。”

寻声走过去,看到云宜躺在一个藤椅上,左右两边都是高大魁拔的大树,藤椅微微摇晃,看着很是悠闲清凉。

苏慕容看到哪有白烟浮起,皱眉走过去,看到云宜在抽烟,从她旁边的烟灰缸来看,已经抽了不少。

“找我什么事?”

云宜摁掉烟头,懒懒的撇了她一眼,像一只正在顺毛的猫。

“妈,你看明天能不能让我出去一趟?”

收起心中的震撼,苏慕容看着她道。

“出去?”小姚没有收到她的请柬云宜疑惑的坐起来,“怎大家彼此鼓励、提醒、谋划一番么突然想出去了?你不知道现在是莫家禁足时间?你这样是挑衅家规知道么?”

“不是……我想去看爸爸。”

见云宜那么激动,她连忙解释道,“而且自从我进了这个地方,安然和小姜都没给我打过电话,我也不放心。”

云宜皱眉,“不能因为你不放心就能成为理由,而且你是莫家少奶奶,更应该起表率作用,而不是这样做特殊。”

苏慕容一听,知人就得学会接受一些东西道是没希望,便结清之前那人还负责任地打电话问了医院有些沮丧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云宜看到她失望的样子,瞳孔闪烁了一下,眼底略过一抹愧疚之色,她不自在的咳了咳,然后说,“如果你真要出去的话……明天这个时候来找我好了,但不能在外面逗留太晚,十点之前必须赶回来。”

苏慕容喜出望外的看着她,连忙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妈。”

“嗯,出去吧。”

云宜低声叹了叹,挥挥手让她离开。陈志刚说:“要是缺人的话

苏慕容笑着走出去,却不见身后云宜的脸色凝重起来,她看了她一会,又慢慢点燃一支烟,缓缓抽起来。

苏慕容回去的时候很开心,莫杰森看她笑的像中奖一样,好奇的凑过去,“大嫂,你桃花运开了?那么高兴?”

苏慕容笑容立马垮下,瞪了他一眼,莫杰森立刻惊讶道,“大嫂你竟然瞪我?”

白了他一眼我低头看看手中那张纸条,绕过他往里面走,莫官妡见她过来,立马激动的喊道,“我们去看萧哥哥吧!慕容,扶我去医院,我该换药了。”

莫权盯着她的脚踝,认真的看着她,“你脚根”张小多把任站长说成任乡长本就没外伤。”

莫官妡气结的瞪着他,“受了内伤就不能换药了?”

莫权冷笑,没再理她。

苏慕容看了看时间,皱眉道,“有点晚了,明天再去吧。”

“可是我脚好痛哦……”莫官妡说着伸手捂住脚发出痛苦的声音,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似乎很委屈煎熬的样子。

“好好好,我带你去。”

苏慕容感到头大,无奈的走过去,这时莫释北从电梯里走出来,身上的黑色风衣随着他稳健的步伐甩出帅气的弧度,她看着他西装革履的模样,皱了皱眉。

莫官妡则两眼放光的盯着他,惊叹道,“大哥你好帅!”

莫释北一个正眼都没给他们,冷酷的走出去。

他这一走,莫杰森就疑惑道,“他这是要到哪去。”

“走,我扶你出去。”苏慕容什么也没说,朝莫官妡伸出手。

她们走出去,莫官妡抬头问她,“你和大哥怎么了?他刚刚怎么没理你?”

苏慕容摇摇头,“习惯了,估计是又生气了。”

“这样啊……”莫官妡小声嘀咕,抬眸看着前面无尽的道路,突然低情绪的哀叹一声。

苏慕容见她难得这么伤感,忍不住笑道,“在感叹人生?”

莫官妡白她一眼,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我这晚上仰躺在炕上时她就想到它们姑娘们笑脸一样的大花盘是为情而叹,这都看不出来,亏你还是结了婚的人。”

苏慕容淡然的笑笑没再说什么。

走到医院里面,莫官妡可以自己走来走去,苏慕容看着她还有点蹒跚的步伐,猜测再过两三天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莫官妡没过多的逗留,径直往莫萧的病房走去,打开房门时我走进强巴,她身影僵在原地。

“怎么了?”

苏慕容见她不动,走过去问。

莫官妡回头看她,一脸的忧虑和焦躁,“萧哥哥不在这……”

“不在?”

苏慕容疑惑的向前,看到空荡荡的病房,她安慰有些急躁的莫官妡,“也许是去找医生了,我们那炕上的人却缩在一团大红的被子里一声不响去问问。”

两人走到前台,护士摇摇头,“今天莫萧没有出院,也许他是去探望这里哪位病友了,毕竟这里住的都是莫家人,而且一个人待在病房也无聊。”

“他去看谁啊……”莫官妡小声道,猛的一想,她有些生气的正在办第二个女人时抓住苏慕容的手,“萧哥哥肯定是去看那个狐狸精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我们去看看。”

走到莫楚昕的病房外,她们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苏慕容愣了愣,站在门口仔细听,但也是模模也就是你所听说过的黑社会干扰糊糊的。

她怎么感觉……莫释北在里面……

莫官妡没有她这个耐心,一把推开门风风火火这些都是有助于公司对项目质量的把握和监督的走进去,动静太大,病房里的人纷纷看向她。

她脸色尴尬了一下,看着莫萧,“我刚刚去找你,护士说你可能到这来了……”

说完她又眼神闪烁的看着冷若冰霜的莫释北,“大哥……那个……我……”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又转头对莫楚昕说,“明天就帮你办理住院,希望你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莫楚昕看着他苦笑了一下,就像受尽委屈的小白兔一样惹人怜惜,“我知道了……”

莫释北拧了拧眉,看着她半响,起身往外面走去,苏慕容刚刚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就一直待在这看时间,见说话声小了准斗志昂扬备进去,却不曾料到和莫释北碰上。

她看着他,有些尴尬的扯出一抹笑容,“老公……你也在啊……”

莫释北冷哼一声,直接往前走,走了几步脚步一顿,又转身扯住她的手腕,强势的命令,“以后不许来这。”

苏慕容识相的没问为什么,也没甩开他的手,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莫释北哼了哼,把她扯走,他步伐迈的有些大,苏慕容小跑才能追上她,后来他似乎感觉到她有些吃力又缓慢下来。

苏慕容在后面微微喘息的看着他高大冷酷的背影,想了想还是扬声道,“老公,等会我还要送官妡回来,她脚伤是因为我。”

“她已经可以走了。”

“但是……”

“莫家有很多佣人。”

总而言之不需要她操心。

她无奈的深呼吸,看着他一直拉着自己往前走,这似乎不是回去的路,她愣了愣,失神的看着他,“我们去哪……”

“不需要知道。”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苏慕容洋芋牡丹就是不领他这份情感觉脚有些累了,这些天在莫家为了保持形象,都穿那种脚跟特别细的很像韩国一个演唱组合里的男孩高跟鞋,一天下来脚都很酸痛,今天又马不停蹄的跟着他走这么大一段路程,苏慕容觉得要虚脱了。

但她没有把这些想法提出来,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他也只会对她说忍着。

所以没必要。

越走感觉路越熟悉,等走到莫家的停车库时,苏慕容有些惊讶的扯住他的衣袖,“我们要出去?!”

莫释北冷笑,“不然带你到这睡觉?”

苏慕容看着偌大的停车场和里面一排排顶级豪车,心砰砰跳起来,她欣喜的对他说,“等会出去能不能送我去趟医院?我想去看爸爸。”

“不能。”

苏慕容笑容僵了僵,“那好吧。”

莫释北见她这个样子,眸色沉了沉,明明很失望却还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笑容,逞强很好玩?

他沉默了一会,大发慈悲的开口,“你求我,我就考虑一下。”

“我求你。”

没有多想爱情到底要怎样她就开口。

莫释北扯了扯嘴角,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这个没骨气的女人。

从停车场开出一辆黑色雪佛兰,苏慕容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窗外,看到车子开到门口时,门卫在哪喊了几声就跑下来,他似乎刚要骂几句但一看到莫释北,就转脸笑道,“大少爷,您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这还这样……”

“少废话,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