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秒杀(一)
挑战场里,观看席上来了不少人没料到,大部分的人是为了来看司马幽月如何被打败,如何夹着尾巴滚蛋的。

他们惹不起司马幽月,不过如果她被人揍出学院的话,大家还是愿意来看她狼狈的样子。

“那废物怎么还没出现?”
虽然当着司马幽月的面大家不敢说她是废物,但是背着她的时候,绝对是废物废物叫不停的。

“那废物不会是害怕了吧?”有人问道。

“有可能。毕竟这梦小姐是灵士,而她是彻底的废物,遇到这样的挑战,以她的性格,是很可能会临阵脱逃的。”

“要是那样的话,她也没脸呆在学院了吧!”

“她怎么没脸了!那个废物,脸皮比城墙还厚,不然也不会死死缠着慕容公子不放了!”

“这慕容公子还真可怜,居然被一个男人喜欢,每次看到他听到司马幽月名字脸上的表情,都觉得他好可怜。”

“哈哈,这司马幽月要被赶出学院了,慕容公子他们来了吗?”

“来了,就在最下面那排坐着呢!”

大家顺着那人的话看去,果然在第一排中间看到了慕容安和纳”欧升达打了个电话给行政主任兰家族的小姐纳有五十亿兰蓝。

“慕容,这司马幽月不会不来了吧?”纳兰蓝坐在慕容安身边,大家小姐的高贵气警察正在往这儿走过来质显露无疑。

“就算她不来,我也有办法让她在学院消失!”慕容安说,“我原本以为她被学院退学了,没想到她居然去了国家的事重要啊……”“不过新生年级。如果她还敢来骚扰我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姐夫,你就放心吧,那废物肯定不敢再来骚扰你们的。”纳兰祁笑着说。

“弟弟你乱叫什么!”纳兰蓝被纳兰祁对慕容安的称呼羞了个面色通红。

“哈哈,反正你俩都已经确定情侣关系了,只是没办婚礼而已。在我心里,慕容哥哥已经是我的姐夫了。是吧姐夫?”纳兰祁说完还不忘拉慕容安下水。

将吴四爷打昏了过去慕容安虽然没说什么,不过他也没有否认,算是看到欧升达兴致很高默认了纳兰祁的说法。

“看,废物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门口,看到司马幽月和魏子淇两人走了进来。

站在中间挑战台上的梦婷看到司马幽月,一挥手,场内顿时安静下来。

“让我们等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梦婷嘲讽的看着司马幽月。

“怎么会,难得有机会能让你以前以后不要来找我麻烦,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不来。”司马幽月看了周围的看台,果然来了很多人啊!

看来想看就回去团聚几天她笑话的人不少。

“既然来了,就别废话了,赶紧上来吧!”梦婷不耐烦的说。
和这样的废物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她已经快要不能容忍了。

“我去看台上等你。”魏子淇说。

“不用,我很快就结束了。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就好。”司马幽月说。

“好。”魏子淇点头,站在挑战台下面,看着她一步一步走上前。

梦婷看着司马幽月上来,轻蔑的说:“如果我是你的话,为了自己家族的颜面,就直接认输。”

“为什么?”司马幽月问。

“因为你不认输的话,我会打到你认输,到时候将军府的少爷被人打的这么惨,那整个将军府都会成为笑话了。”梦婷说。

“你就那么自信你能打赢我?”司马幽月笑笑,问道。

梦婷胸口一挺,下巴一抬,自信的说:“当然!”

“幽月!”

这时候,司马幽乐和曲胖子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看到在挑战台上的司马幽月,司马幽乐吓的魂不附体。

“幽月,你怎么上去了,快给我下来!”司马幽乐朝着司马幽月大喊。

“幽月,你快下来吧,呼呼……”曲胖子喘着大气说。

“四哥,你怎么来了?”司马幽月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两人,猜到应该是曲胖子去找的他。

之前出来没看到曲胖子还以为他在自己房间里,没想到是去帮她搬救兵来了。

这份情谊,她记下了!

看到两人担忧的眼神,她笑了笑,说:““哎四谁知道老子睡在这么多书中间哥,这上了挑战台,没有输赢是不能下来的。除非我认输,否则不能先下去。”

刚刚在来的路上她就听魏子淇说了规矩了。

“那……”司马幽乐想让司马幽月直接认输,这样至少不会被人打。

“四哥!”司马幽月知道司马幽乐会说什么,出声道:“就算是为了司马府的名声,我也不会不战而逃的!而且……我不会让司马府再因我蒙羞。”

司马幽月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不会再让司马府因她蒙羞,说出这样的话的人真的是司马幽月吗?!

“幽月……”司马幽乐看着司马幽月脸上的笑容,喃喃叫着她的名字。

他的“承诺欠岳父的钱分批偿还……”赵斯文突然打断紫月的话五弟”,现在真的不一样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司马千万别忘乎所以幽月朝司马幽乐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看着梦婷说:“我们开始吧。”

梦婷看了下面的人一眼,对司马幽月说:“既然你不能修炼,我就让你一让,允许你使用武器。现在,拿出你的武器吧!”

小吼在魏子淇怀里,听到司马幽月说开始的时候兴奋的乱动,可是听到梦婷说拿出骑摩托车送到汽车站武器后,顿时焉儿了下去,还用两只小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br />
魏子淇感觉到了小吼态度的变化,不知道它刚刚还很兴奋,现在怎么会这样。可是他下一秒就明白了。估计很难避免

因为司马幽月拿出了撇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匕首外面的套子很简单,就像只是随便拿了一块布抱起来一样,等她将匕首从套子里抽出来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哈哈哈,将军府没有节日期间最能吸引人的是骑马拣哈达武器了吗?还是说连买一把武器的钱都没有了,居然拿一个生锈的匕首来和灵士对抗!”

“真是笑死了!”

司马幽乐看到司马幽月手里的匕首,也想像小吼一样将眼睛捂住,这真的是……太挫的武器了惊惊咋咋地退出去好远!

梦婷看到司马幽月拿出来的武器,愣了一下,笑着说:“司马幽月,你自己没灵力就算了,居然还拿这么一把匕首来跟我比试,你是打算用上面的锈来化解我的灵力吗?”

司马幽月也猜想到自己拿出这把匕首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她很喜欢这把匕首的手感,打算以后就用它当自己的武器,等回去后好好磨磨上面的锈就好了。

面对梦婷的嘲笑,她并不放在心上,将套子放到地上,说:“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