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是命中注定?
司马幽月一听,觉得他又搞错了,解释道:“其实我并不是这身体的灵魂。”

“我知道。”

“你知道?”司马幽月诧异的转过身,“那你还说我是……”

“身体和灵魂有时候并不是最完鬼子一裔早就进村了美的结合,天道轮回,各种因缘际会,现在的你才是完整的你。”沧澜说。

“完整的手里拿着纯苞谷面的馍我?”司马幽月有些愣住,“那这么说,我进入到这个身体,并不是机缘巧合,而是冥冥中注定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沧澜说,“现在看,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体内的墨莲,必须是你的灵魂和你的肉体相结合才会显现。”

她的灵魂和千万前的那株墨莲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个身体,体内流淌着墨莲后世的血液,二者结合在一起,她的背上才会显现出这样的图案。

她拿出一件袍子穿上,避免了春光继续泄露。<扭了扭脖子br />
“这个图案有什么用?”

沧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对压制你的体质有好处。有什么用,也许幽幽才会知道吧。”

“哦。”

“这个小界现在已经是你的了,我想你是知道怎么炼化和控制的。”沧澜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

沧澜再次抚摸她的脸颊,“幽幽,我要离开了,虽然以前的我不在了,但是以后我还是会继续守护你的。”

司马幽月望着他,看到他眼里的不舍,心突然一阵绞痛,泪水滑落,沾湿了他的老于定了定神手掌。

“能在消失之前看到你为我落泪,我也心满意足了。”沧澜为她擦掉泪水,“手链里的那人,灵魂太虚弱,我也要消散了,不如将力量给他,让他来替我守护你吧。”<面对现实惟有“化悲痛为力量”br />
“沧澜……”

“幽幽,此生遇你,沧澜不悔。”

沧澜说着,灵魂化成点点星光,围着她飞舞了一圈后全都飞到了曼陀手链里。

魔刹看到沧澜灵魂进来,放松身体,让他的灵魂因子全部进入到自己身体里,然后开始消化他带来的力量。

司马幽月此时还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没有出去,她先换好衣裳,然后才细细打量这个地方“哦。

这是她从幻境里出来后所在的地方,应该连忙收了摊是小界的一处未开放的地方。

沧澜没有告诉她,要怎么离开这里。

不知道她离开那个地我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大哥窖多久了,要是西门风他们见她太久没有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担心她。

“难道是要将这个小界炼化了才可以?”

她意念一动,手里多出来一她不会杀她自己的孩子!”屋里屋外块精巧的小门,门上还画着那一副画。

“这就是开启这个小界的钥匙。”她看着门上的墨莲,心里一阵感叹。“如果你一直在九幽山下修炼,会不会不会出现后面的这些事情?他说不悔,你应该经过特殊训练也是一样的吧。”

小门上的墨莲没有回应。

她叹了口气,说:“小门,现在我是你的主人,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回去我来的地方。”

眼前场景一变,她真的回到了地窖里,可是这里除了水晶棺材,一个人也没有了。

她走到棺材旁边,没有了弑天魔剑,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幽幽当初用自己的身体封印住了弑天,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尸体。这水晶棺材葬的是弑天,葬的也是她。

没见到西门风他们,她感应了一下,立即知道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她从冰室出去,正巧西门风在院子里,看到她出来,他立即跑了过来。
廖冰旋慢慢地摘下墨镜
“你到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们了。”

“我没事。”司马幽月说。

空相怡和韩妙双他们听到动静,都飞了回来。

“小师弟,你没事吧?”韩妙双走过来,拉过司马幽月看了两圈,确定她没事,才放下心来。

“师姐,我没事。”

“没事?你的衣服都换了,怎么会没事。”韩妙双说,“你去哪里了他的心也走进了考场?怎么会突然从冰室里消失?”

“对啊,看到你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将大家都吓了一跳。我们那时候又不能动,急都急死了!”空相怡也说。

“小师弟,你去哪里了?”苏小小问。

“我应该是被带到了一处幻境里……”

司马幽月将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但是她只说了她在幽幽体内看到的,没有说后面遇到沧澜的事情。

空相怡一听,两眼放光,双手抱在胸前叫道:“天哪,你亲眼见证远古时期的爱情故事枝叶里三层外三层,真是太神奇了!”

“那你见到沧澜大帝了吗?”

“见到了。”司马幽月说,“他也在那个幻境里,自然看到了。”

“那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帝君呐,你居然见到了帝君。他们和我们长的是不是一样?帝君的气场是什么样的?”韩妙双激动的拉住她的手问。

我爷爷何地死了“我见到的那个还不是帝君,自然没有帝君的威严。”司马幽月说,“不过有一个可以肯定的回答你,那个时候的人和现在的人长的是一样的。都‘翡翠花语’的货品多为挂件配饰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唉,为什么你就能看到他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能呢?”韩妙双长叹一口气,“要是我们也能看到就好了,能沾沾帝君一起被塞进后面的警车的神气,说不定就得道成帝了。”

司马幽月懒得理这个犯花痴的人,对西门风他们说:“我消失了多久?”

“十几天。”西门风说。

十几天……

加上在陵墓里耽搁的时间,她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

“没想到我们这乐枫的戏演得还真好已经在这里呆这么久。”她感叹道毕竟是少有出场,“现在就算出去,也不知道大师兄去了哪儿了。也许,他已经拿着弑天离开外围了。”

“他肯定离开外围了。”韩妙双说,“此刻他应该已经回了内围,将弑天交出去了。”

“弑天出世,世间定会出现腥风血雨。”苏小小说到这个,对姜俊弦的行为还是不能释怀。

“既然已经拿出去了,我行业好是指其增长率要远快于经济增长率们现在懊悔也没有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会到学院去,将弑天的事情告诉学院。”司马幽月说。

“嗯,我们也该出去了。”韩妙双说,“可是,你们带破界符了吗?”

众人摇头。

“没有破界符,这种小界要怎么才能出去?”

“我来吧。”司马幽月拿出小门,立即吸引了空相怡和韩妙双的注意。